登录     没有帐号?注册

布施网在线供佛布施网慈善点击“护国·报恩”甚深般若奥运报数系统布施网简体大藏经阅读
仁王护国网上坛城护国伽蓝阁在线祭祀如何使用般若奥运报数系统? 
查看: 852|回复: 8

[大德开示] 梦参老法师讲解《普贤行愿品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3-10-17 21:2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梦参法师讲解《普贤行愿品》
      (声明:由佚名居士大德根据录音整理,未经老法师审阅,仅供参考。好像找到老法师亲自审阅并非易事,本着让佛弟子们早得法益的原则发布出来,佚名师兄也许会谅解吧。阿弥陀佛!)
     
      梦参老和尚在上海龙华寺开讲“普贤菩萨行愿品”大意
      今年89岁高龄的梦参老和尚本月222324日三天在龙华寺开讲“普贤菩萨行愿品”大意,原计划半个月细讲,因龙华寺修缮工程没完工而大幅缩短,机缘难得,上海附近的师兄弟可前来亲近大德。梦老16岁做梦出家、继而做梦朝九华山,赶上每60年一次的地藏菩萨肉身塔开塔迎金身大典,奠定了其一生宏扬地藏法门的志向。老和尚在西藏修行10年,1950年回汉地途中被错抓误判33年,1982年出狱后任中国佛学院教务长,后主持恢复厦门闽南佛学院,1988年应宣化上人之邀前往美国、加拿大、新西兰和台湾地区宏法,去年起梦老深感内地佛学不久将中兴,开始将更多宏法时间放在国内。老和尚身为国内尼众戒律第一的五台山佛学院普寿寺恭请的导师,同时主持修复明朝第二位皇帝出家的雁荡山能仁寺,出狱时曾发愿再宏法33年,现已21年,祈愿老和尚及所有善知识长久住世、转正法轮!特别值得我们后辈学习的是,梦老8年前患直肠癌手术后坚持每天自己洗肠,生活亦非常规律:每天凌晨两点起床诵地藏经、金刚经、弥陀经、观世音菩萨普门品、华严三品、八十八佛宝忏和在西藏修学的密法,中午休息一个小时后拜占察忏,每晚诵地藏菩萨洪名千遍以上,从不间断,这样可以把白天的时间留给前来学佛请教的人们开示讲法。老和尚现在耳聪目明、精神矍铄,特别注重相机说法,我们要珍惜与这样大德亲近学法的机缘!
《大方广佛华严经普贤菩萨行愿品》讲记
2003/10上梦下参老和尚于上海龙华古寺
      大和尚慈悲,两序大众师傅慈悲,诸位法师慈悲,诸位道友慈悲。
      今天因为大和尚要我来,跟大家共同学习学习《普贤菩萨行愿品》,有这么一个殊胜因缘,来跟大家结结法缘。我想,我们诸位道友都清楚,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,是我们经典之中之王,因为他涉及得非常广。要想学这部经,要讲一遍这部经,要3年半到4年的时间。那么其中的一品,大和尚要我讲讲《普贤菩萨行愿品》,全部的讲,我定的,最少时间要18座到20座;现在我们用3天的时间,我想跟大家说说大意就好。
      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的经题呢,我们一定要懂得。我跟大家共同学习的时候,我的智力不够,智慧力不够,不能使大家都能够得到法疑。因为,我们要理解到:佛说法,他是对机的,不对机不说。我们现在,到这个末法的时期了,说者,没这个力量,来使大家都满意。说法的时候,仅能大家共同地学习学习,作未来的种子,等它发生、发展。对机的话,说者,没这个智慧,大家领会的时候,各有不同。在我没有讲经之前,我想跟大家漫谈几句。
      我们一定要懂得佛法和佛教,两个是不同的。比如,我们刚才大家所看到的,这个仪式,属于佛教,是佛门说法的仪规。这个仪规啊,不是印度的,是我们祖师兴起的。我想我们诸位道友都读《金刚经》,释迦牟尼佛乞食回来之后,把衣折好了,把脚洗完了,自己趺跏而坐,坐完了,须菩提就请示来了。就是这个意思,佛每次说法,都是自己找个座,就等你们大家漫谈。现在呢,我们为了慎重佛法,作个仪式,表示:尊重法师,尊重法的难得。所以,做这种这仪式,是尊重的意思。
      那,佛法呢?我们要先理解佛。佛,不是华语,是印度话。印度具足了说,佛叫佛陀耶,法叫达摩,僧叫僧迦。佛陀耶是什么意思?觉悟、明白、智慧。觉悟、明白了,就是佛了。我们要想达到觉悟、达到明白,怎么办呢?那得有个方法,这就是佛法。佛法就是:学觉悟、明白的方法。
      方法大家都懂,你干哪一行都得懂得个方法。在家说煮个饭,如果你煮饭的方法不会了,你也煮不熟啊。这锅饭,好多米,掺好多水,火的大小,你煮惯了,方法掌握到了,一煮就熟了,吃着饭是很香的。如果让我去煮,我不懂得煮饭,或者水掺多了,干饭熬成稀饭了;火大了,煮糊了;火小了,煮夹生了。
      所以我们学佛者、学法者,你也得把这个方法掌握到,在你学的时候,你容易进入、能够明白、能够觉悟。觉悟了,就是佛了;没觉悟,是众生。
      我们要讲《华严经》,在《华严经》的教义说,我们都是佛。不指《法华经》,《法华经》也入世说。那么这个佛呢,是理即佛。因为在《华严经》,讲四法界,即:事法界、理法界、理事无碍法界、事事无碍法界。
      在理法界上头,我们跟诸佛平等平等,人人都是佛。我们因为有贪、嗔、痴,这些个障难,无始劫来的障碍,把我们本具如的佛的光明、智慧、觉悟,给遮住了,不显现了。但是,理上还没失掉,它还是具足的,这叫理似佛。我们皈依三宝了,明白佛法了,晓得自己是跟佛差不多,是一样的,这叫名字即佛。名字可以说,跟佛平等平等。但是,如果你闻经说法,照着法告诉我们的方法去做,或者念佛了、或者拜忏了、或者修观了,从你的心里头转变了,从理即佛,到名字即佛,再就是观行即佛。观行就是:依照佛的教导,你去修。这个修就是“观”,你去观行为,观你自己的做,叫观行即佛。当你深入了,信心满足了,登了初发心住的时候,这叫相似即佛。印着真理了,而还没有证着,相似即佛。登地的菩萨,登了初地之后,登了欢喜地的菩萨,证得一份法性的本体,叫份证即佛。一份一份到十信满心,到等觉的菩萨,就象现在的弥勒菩萨,在兜率天了,入了佛位了,叫究竟即佛。这不论四教、五教、法相、位始,都如是说。都有次第的。这是六即佛。
      你懂得六即佛、四法界了。就是刚才我们讲的理法界。理法界就是在理上是平等的,在理上我们是经常说。我们讲的般若空义,空义,这属于中观了。讲空义的时候,平等,不空的,不平等。空,有究竟的,也有次第的。空到什么程度,都有次第的,不是没有次第的。
      在禅宗,有六祖大师,从初祖到六祖。在禅宗我们经常说;“禅门一柱香,顿超直入,立证菩提!”这个立证的菩提,理上是明白了,“理虽顿悟,事须渐除”啊。六祖大师在讲经的时候,他不认得字啊,你得给他念啊,他没到事事无碍的境界。
    大家懂得这个意思了,知道为什么我们要学法呢?你不学,你不懂;不懂,你没法起观行;没法起观行,你怎么能消除你的业障、消除你的烦恼呢?虽然是你本具的,但是,你失掉了。这个失掉了,不是说你没有了,就是你这被贪、嗔、痴啊,给它障住了。但是,你从起行渐渐修呢,明了理了,然后起修,叫趁兴起修,那他进步得非常快。象我们从教义上入手,非常慢,一步一步走,但,这个非常地稳妥,绝不会入魔!
    有没有超越的?有!不是现生!因为,他是多生累劫修来的。他在今生一闻法,他就理解,理解他就修,修,他就证了。我们只看到他现在,没看到他过去。他的智慧的大小,不是现生一生修的,是经过十生,多劫修来的。所以啊,佛法的事,没有简便的事!投机取巧办不到!要精进,你才能得到!
    懂得这个道理了,大家就明白了:我们为什么要学?学的目的,是为了行;行的目的,是为了证得;证得之后,才叫解脱。
    还有,学华严的时候,得具备几个问题。哪几个问题呢?我在这儿大概地说说,不能详细地讲。
    在《华严经》讲,把整部《华严经》分成六相、十玄、四法界。哪六相?总相,别相,同相,异相,成相,坏相。这个就是让你先认识四界的成就。这个四界,现在我们呢,还在成劫当中,还不是坏劫。劫,是印度话,叫劫簸,华语讲失份。
    我们常说,这人遭劫了。换句话说,这人倒霉了。为什么倒霉?不是偶然的,是过去世的业,现在成熟了,这是恶业成熟了。如果他是善业成熟了,如果他或者出家了、发心了、入道了……解脱。
        
    2
    但是,从总相说,十法界:佛、菩萨、缘觉、声闻、天、人、阿修罗、地狱、饿鬼、畜生。这十法界,是总相,总相就是一相,就是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的“大”。大就是总相。“佛”、“华严”就是别相。同相,比如说,我们现在同是人,就是同相。但,人与人不同,有男相、有女相、有老人、有小人,这就是异相。我这是简单说的,没有拿教义上说,这,大家很容易懂。有总、有别、有同、有异、有成。成,就是成就。你做一个事业,开始发起、筹划、设计、完了之后开办,这就成了。公司衰败了,没挣着钱了,要关门了,那就是坏了。人成长的过程,出生的时候,成长,到衰微的时候,就是坏,坏的开始。我在拿最简单的例子说。
    但是,十玄门可就深了,十玄门这样解释就不行了。但,要学华严,必须得知道。第一个“玄”,玄就是妙。“妙”,就是不可思议。我们天台宗的智者大师,讲《妙法莲华经》,九十天,只讲一个字:“妙”,这叫“九旬谈妙”。
    从前在唐朝的时代,鼓山有个老和尚,他每天从天王殿,拈香完了到大殿去,侍者给他端着个香盘。老和尚嘟嘟喃喃地念,好多次了,侍者就问了:“师父大和尚,你念什么呢?”他说:“念华严经啊。”“啊哟,你念华严经啊!从天王殿到大殿,你念好多?”“我念一部啊。”侍者笑了,一部《华严经》,在我们平常读的经里,《华严经》的分量最重了,八十卷华严,普贤行愿品是第八十一卷。“你走这么几步路,就到大雄宝殿了”,“你不信啊?”侍者说:“我当然不信了!”老和尚说:“我可以让你信。”“你怎么让我信?”“你等着吧!”他把我们的师傅选了八十位,一人拿一卷,老和尚就诵。老和尚诵得非常之快,哎!拿第一卷的,听老和尚诵的第一卷,拿八十卷的,听老和尚诵的八十卷,诵完了!这叫“顿”。
    这个是形容什么意思呢?《华严经》,你可以把他收缩起来,就是你的现前一念心!这个意思大家慢慢地去体会。八十卷那么多,就是你的现前一念心、一动念。在密宗,修得大圆满次第了,修得究竟成就了,是什么呢?现前一念心。我们学华严的,觉得很深、很玄。不要看得太深、太玄了。就从你的现前一念心掌握。修成佛,成就的就是:把你的妄心,变成真心。把妄心变成一念真心。
    我还想起了福建的雪峰,毕生祖师,这是唐朝的事。在雪峰坐禅的时候,参禅的有53位,正好华严大士也53位,华严善财童子53参。那一天,一打板,静坐完了,一打板,一放腿子,53位全部开悟了!悟得什么?悟心是佛。大寮一个煮饭的师傅,听到说“哇!今天参禅的时候,收获特大啊!此是选佛场,都成佛了!”他把做饭的调子一丢,说:“我也开悟了!”凑上他一个,54个。
    这种悟啊,这种顿悟啊,在《华严经》,只是理即佛,相信自己是佛。顿悟了以后才起修啊。禅宗上得过三关,这仅仅是第一关。开悟是第一关。我说这,什么意思呢?你以这种心情、思想,来学华严,你能进入。十大愿王也是一念。不过,他有别相,我说的这是总相。
    十玄门,“同时具足相应门”。善财53参,一念同时具足了,相应了。“一多相容不同门”。《华严经》经常讲;“于一微尘转大法轮,于一毫端向宝王刹”。一微尘多小啊!有时,微尘看也看不见。一个头发尖上,就现得到一个国的宝王刹。阿弥陀佛的全世界,极乐世界,就在眉毛尖上现了。相信吗?一容多,多即是一,互相相融,诸法相即。你既是我,我既是你;佛即是众生,众生即是佛。要没有这个信心呐,学华严,你学不了。华严的经文的意思里头,经常是这个意思。你必须先把这个学了。
    就象武则天,她对这个意思不懂,贤首国师就用皇帝宫殿里头的金狮子来说。单有一本《华严金狮子章》,用那个金狮子的名字来表现,让皇帝信。他说:你随便捻金狮子的一根毛,它也是金子,从金子上含义来说,同的,同是一个金子。以这个意思来解释。诸法相即自在。所以才能把一微尘,转成法界大总相法门体。你把一微尘放开了,无穷无尽的世界!
    大家可以这样想:现在你在这儿心里静坐,你所到过的地点,广东啊、北京啊、哈尔滨啊,你这么想,顿现,没前后次第的。要是把你所到过的地方都想,东、西、南、北、东南、西南,顿现。我现在在这儿说话,这边一作揖,一想,旧金山啊、纽约啊,我到过的地点,顿现。这边还说着呢,那边脑壳里就想,就顿现了。这就是自在。诸法相即自在。不是法自在,是你的心念自在。这种含义啊,你懂得了,事事无赖,心遍一切事。到了这种境界的时候,就是华严菩萨。《华严经》是讲这种意力的。
    “因陀罗网法界门”。第四天的罗网,照着整个第四天。他那个网啊,这个网里头是第四天,那个网里头也是第四天,他的每个网孔,都是第四天。也是形容你的心量跟一些事物的。表现的是事事无碍的。十玄门嘛,就是解释的事事无碍。
    第五“细微相容”,各不相妨碍、各不相障碍。表现的是心量,只要你的心量有。
    有的时候是显说,有时是密说。什么叫密说?咱们知道密宗。显里都是密。刚才维那师父唱偈,文殊菩萨就唱这么个偈:法呀,无相说,当观第一义。我们说的都是第一义。“谛观法王法,法王法如是”。他唱这个偈子,佛再没说第二句话。这座法会,就让文殊菩萨唱个偈子就完了。什么意思?《华严经》的意思。还有一次,佛说法的时候,升座,还没说,就把供佛的花,拿来拈,大家都没表情,只有迦叶尊者微笑了。这就是心法,心心相应。懂得这个意思了,你就懂得了:微细相容、密显具现。
    好比,释迦牟尼佛说法的时候,你看每部经都有这个意思啊,十方无量诸佛都来赞助。十方诸佛就是密,释迦牟尼佛就是显,密在显中。刚才说的拈花微笑,显在密中。懂得这个意思了,你才能够学华严。
    不过,十玄门这个名词,有时各个主持立的不一样。有的相同,有的不同。华严的四祖澄觀大师,他立的十玄门,跟这个十玄门名字上有差异,意义上没差异。
    还有一个“十世格法”:过去世、现在世、未来世、过去的现在、未来、现在的未来、过去、未来的现在、过去、加上一念,现前一念心。这十种,叫十玄门。有时候,这个门成就了,那些个门隐了,有时这个隐了,那些个门成就了。
    还有“唯心徊转善成门”这是个回向心。把一切,咱们所谓的有善法、有恶法,凡是有念的,都不可以。在相对的时候,用善谴恶,恶要没有了,这个相还在吗?是对的。因为有我,说他、说你,连我都没有了,你他不存在了,是这个意思。有时候佛说法,用些个比喻,用些因缘,目的是什么呢?叫你生觉悟,托事显法。这样所说的法,都是指心说的。法即是心,心即是法。
    托事显法,必须假个事情来引发。象我们现在大家在这儿,共同来学习的时候,这个事,引发你的心。这个环境,你很少见到,我以前,我请大和尚免了,大和尚说:“不,要给大家一个印象!”
    但是,我的老师呢?我有三个老师,当然是我跟着学的老师。弘一法师,最初我请他的时候,到了厦门。他第一个要求:“不接不送,不能做任何仪式,如果你一做任何仪式,我马上就走。”我说:“好”。我跟倓虛老法師打个电报说:“弘一法师第一个条件,不接不送,不做任何仪式,要是接了,他马上就走”。我还没这么严肃,我还没有学这个,要请就请,要做仪式就做,我也随缘。倓虛法師也是不接不送,还有一个智者老法师。我们诸位法师在学堂上,在学校里面上课,哪位法师来了,还给他作个仪式吗?这个仪式,看过去半个钟头,咱们只上45分钟课,要去了半个钟头,你还上什么课呢?
    这个仪式就是佛教。教,就是形式,讲的呢,是义理,是教义。现在我们做的,是教的形式;又者,教者圣人对下之言。佛教导我们,对我们所说的话,给我们的指示,就叫法了。他给我们指示,是起悟我们,让我们学法的方便。
    现在我们学《华严经》,从普贤行愿的十大愿,你得有这么个心情:如果我想生极乐世界,学普贤十大愿,完了,你就回向:“我以读普贤十大愿王,我求生极乐世界”。普贤到你临命终的时候,普贤菩萨就把你送去了。那个送去了,不是下品下生,也不是边地余城,是上品上生!在《普贤行愿品》里,花开见佛,顿悟无常!你到了极乐世界,你那个莲花,你那个楼阁,就开放了,当时就见到阿弥陀佛跟你说法!
    象平常我们一般生去了,也行十劫啊,也行八劫啊,时间可长啦!你想花开?你在这里头,还有很多的不清净的手续没办完。在这个里头,在你修行里头,就等于在了娑婆世界的一切手续。这时候,让你纯善了。业是很重的,能生娑婆嘛。
    为什么读普贤行愿品能生?当你心开一节的时候,普贤菩萨送你!这是假他力。那你在学习《普贤菩萨行愿品》的时候,知道十大愿王,他的含义。
    我们知道礼敬诸佛的“礼”,普贤菩萨第一大愿。怎么礼?这种礼有十种。我们平常只知道磕头,没去分析过。但是,磕头有十种磕法。有两种磕法是最不好的。一者是我慢礼,摆个架子,头不至地、五体不至地。在西藏呢?是磕大头。缅甸、泰国他们磕头,是按佛指示的,在地下,没有架子。摆个架子磕头,是我慢礼。还有一种是唱和礼。我们做佛事时,大家东序的磕下去,西序就念,西序的磕下去,东序就念,随着唱和,是唱和礼。这两种礼是不对的。
    礼拜有深礼,深礼是恭敬的。自己拜的时候,御业承仗佛号。礼佛,过去的佛,礼53佛,礼35佛,现在的佛,礼过去的诸佛。还有,礼一切众生,一切众生都是佛,这叫礼未来的佛。有一种是要事上说的,有一种是法性说的。法性说,没有过去、现在。所礼的呢,是佛性佛。佛性佛必须得事来表现,所以礼佛。示现表现呢,就是磕头的意思,合掌啊、磕头啊、称奉名号啊,这叫四相礼。四相礼不礼法性,这是礼法身的礼法。有的赞叹佛的因来礼,赞叹佛过去修行,来顶礼;有的赞叹成佛的果来礼,赞佛的果德与成就。象我们人人具足“大方广”,这些理性的。也有的称赞因佛的,也有的称赞果佛的,都可以。
    3
    为什么要念呢?口里有妄言、绮语、两舌、恶口,消你口里的业障,忏悔口里的业障,这里含着忏悔业障。身礼,消灭你的贪嗔痴。观想,消灭你的贪嗔痴。这样来礼,在礼的时候,效果就大了,有很多的不同!暂时先说说这个,完了再给大家讲讲题目。
   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,“大”呢,从佛、菩萨、声闻、圆觉,四圣法界,到天、人、阿修罗、地狱、饿鬼、畜生,这叫十法界。十法界就一个心,同一心体。十法界同一个心故,所以叫做“大”。
    “界”呢?在事上说,是“佛界”。不是六道界,也不是菩萨、声闻、圆觉界,各个的界限。要理上说呢,界,是能生义。生什么呢?生诸法。法界,心生诸法。所有的诸法,都是心生的。
    这个“心”,是总体上说。不是因为我是众生,或者我坠了地狱了,或者堕了畜生了,就把这个心失掉了。不是的。你堕哪一道去,都不失掉,只是迷了。你迷得越深,罪业越深,形体越小。形体越小,表明他罪业越深。象你变了老鼠了,变了蟑螂了,人家都讨厌你,恶做得太重了!变成这种畜生的时候,就说明,他的过去的宿业,太重了。等到还报还完了,他恢复了,又恢复原来的了,他也是有这个心。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0-17 21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我们经常说“心包太虚,量周三界”全是指着这个真心而说。这就是我们总相的体,十法界就这么一个体,就是心。经常这样想,经常这样观,将来,你的这个妄啊,就可以还本归真。这就叫“修观”,修这个“大”的观。
    象我们对一个人不熟悉,或者听过经了,或者在念佛堂大家互相见过面了,多见几次,就熟悉了。我们的那个真心啊,迷得很久了,现在闻到佛法了,才知道“观”。象我们禅宗说,“念佛的是谁啊?能念的是谁啊?所念的又是谁啊?”你这样来思维,找原因啊。
    象《金刚经》上说,须菩提请问佛说,“云何应住”心住不住,怎么样住住我的心,使它住下?“云何降伏其心”我们对自己的心降伏不了。心是自己的吧?是自己的啊,自己你降伏不了它啊。心随外面的境界相转,你自己作不了主了。作不了主,这叫迷了。《楞严经》说:心被境转,就是众生:到心能转境,即同如来。每部经论都如是说。《华严经》讲这个“大”呢,是你的心不离开这个总体。
    象我们一天事物当中运用,不问你做哪一行,在哪一件事物当中,做的时候,你的心不动,这就是随缘了。咱们经常说:“随缘不变,不变能够随缘”。闻了法了,依着佛教我们的方法,去做,念佛啊、礼忏啊,你念哪个佛菩萨的圣号,都可以。为什么都可以?使你的心啊,栓住你的这个心,助你在静的境界上。
    这一境,有很多的表现。古来讲的故事说,在一个山里头,有一个修行者。她念一个咒,把这几座山都变了。一个圣者走到这个山,一看,说:这个山里头有个大修行者。找来找去啊,是个老太太。他就问这个老太太:“啊,你修的什么法门啊?”老太太并不知道她的功力如何,说:“我什么都不会啊,我就会念嗡嘛呢贝美牛”。这个老仙人说:“你念错了!没有嗡嘛呢贝美牛”。她说:“那怎么念呢?”他说:“嗡嘛呢贝美吽”,给她更正。她说:“啊呀,我念了40年了”。“你念40年也念错了。应该念嗡嘛呢贝美吽”。那,这个老太太就改了,老师傅一说,她就改了,她不念牛了,念吽了。“嗡嘛呢贝美吽”。
    又过了几年,这个老仙人又转这儿来了。一看这个山啊,以前的胜境没了。“啊呀!”他说:“我犯了个大错误!把人给指导坏了!”他就到处找,又把这个老太太给找着了。他说:“啊呀,你现在念什么呢?”她说:“你告诉我的啊,我念嗡嘛呢贝美吽啊,不念嗡嘛呢贝美牛了。”他说:“啊呀,我跟你开玩笑!你改他干什么?!”她说:“你开玩笑的啊?!我修了40多年,你这一开玩笑,开了我好几年呐!”老太太没办法,又改回来了。又念“嗡嘛呢贝美牛”,这一念呐,又隔了一两年,老仙人又来看,啊,山又变了,比以前还殊胜!
    大家理解,这是什么意思?这是心呐!不是那个咒!不是咒灵,是你的心灵!如果你念阿弥陀佛也好,念咒也好,念哪个咒也好,你心不在焉,这边念着咒呢,那边干着别的事呢。
    我们很多道友,“阿弥陀佛、阿弥陀佛”,我经常的对他们,我很烦。他打个电话“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”我说:“你给谁打电话啊?”他说:“我给老法师您打电话啊”。“你念阿弥陀佛呀,你给阿弥陀佛打电话去了。”阿弥陀佛不是说话呀!现在好多道友,无论干什么事情,“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”,这种念佛,轻心、慢心。他成了习惯了,表现:你看,我多修行啊!我一天不停地念!
    心不在焉,这个不行!要心,而且要真心,不要妄心!但是,我们没有妄心,不能达到真心啊。我们现在原有的心,是肉团心,我们没印着我们自己的真心啊!那么,怎么找我们的真心呢?每一个经论都这样说,让你回光返照一下,叫你“观”。
    平常如果我们说话:“我的”、“我的脑壳”、“我的耳朵”、“我的眼睛”、“我的鼻子”、“我的身体”、“我的说法”……。所有什么都是“我的”。那,“我”在哪儿呢?这里头含着禅宗的味道。不论谁说话,都是“我的”。不论华言啊、英语啊、哪个国家,都要加个的字,加个中间的助词,没有直接的。没有谁说:我眼、我鼻、我店,……它就必须得加个“的”字。的字呢是介词,介不是主的意思。这个,也是你修行的方法:“我的”不是“我”,“我”在哪儿?随时可以这样观照,使你这个随缘的心,渐渐地,习惯长了,那么返朴归真,回它原来的。这不是一天、两天的工夫哦!
    我们看《六祖坛经》的时候,看六祖大师,他去卖柴火的时候,听到楼上念《金刚经》,还是须菩提请佛说“云何应住?云何降伏其心”。他就开了悟了。我经常对比:我天天都念《金刚经》,我起来就念,他整个也不开悟啊!为什么?工夫没到。因为你的心里挂碍很多,悟不了。悟不了,就耽误了嘛。那你就修吧!就慢慢磨练吧!
    你看那个须菩提,跟着佛20多年了,阿含、方等、到学般若会上,那个会是他发起的。他说:“如来善护念诸菩萨,善付嘱诸菩萨”。我对这个有疑问,我说:你跟佛那么多年了,都没体会到佛善付嘱、善护念啊?佛就是托钵乞食吗,回来把钵一洗,把衣服自己折好了。佛也没要阿难去做,他都自己做的。我看《金刚经》都自己做的。洗足已,自己洗洗脚,完了敷座而坐。就这个情况,须菩提开悟了。说:“如来善护念诸菩萨,善付嘱诸菩萨。”
    大家念到这两句经文,怎么体会?自己去参,各人体会的不同。完了他就问“云何应住?云何降伏其心”。佛就对他说的法是:你法执太重。那次的法会,《金刚经》的法会,只是一千二百,都是大阿罗汉,专门破除法执的。佛以下解释的,就是这么两句话,教的怎么住心,怎么降伏心:布施没有能施的我,也没有所施的物、也没有受施者。我们佛教经常讲“三能品空”,没有能者、受者、加所施的物。这,功德特别大!没有尊卑贵贱。如果国王要布施给人家,要亲手布施,而且尊重人家,不是轻慢的。布施者没有的是轻慢心。在路上,看到哪个要饭的,我看,人要是把钱丢给人家,就不得了了,丢个三块、五块、丢一块的、丢几毛的。就没有亲自走到跟前,双手供养,就没有。这还是佛那个《金刚经》,国王。我们从那个经的含义,这样体会。
    这就是:你渐渐恢复到你的真心。心不被外界环境转变,真心随缘不变。我们的真心都变了,变了就隐没了。这样的修行,返妄归真。这是“大”字。
    “方”呢?方是体相。“相”是“大”的相。这个“大”,不是大小的大,是绝对、绝代。不是相对法,是绝对法。“大”是没有相对的。“方”,是体。体本来没有相,没我们那个执着相;但是,它有个不可思议的妙有功德相。这个功德相是:“心藏在定”。佛说:终日度众生,不见众生相。
因此,我就联想到,我们经常有的道友啊,替地藏王担心呐。地藏菩萨“地狱不空,誓不成佛,众生度尽,方证菩提”。众生有尽吗?众生无尽,地藏菩萨就成不到佛了。那是咱们看,咱们有众生相。地藏菩萨早就成佛了!附带说一句,《地藏经》是小乘法?《地藏经》是华严的一部份。如果大家读《地藏经》第一品,跟《华严经》的第一品,你看,是不是相同的!《地藏经》没有一个二乘人,全是大菩萨!从第一品到十三品,全是大菩萨。“有那么多鬼”,鬼能到忉利天去吗?那是忉利天宫说的啊!阿罗汉都没有,鬼能去得到吗?
  4
    举那个坚牢地神,那也是个鬼,那个主命鬼王,完了说说他们的将来,他马上就要成佛了。都是大菩萨示现的,暂住。还有,地藏菩萨度的那些人,都成了佛了,他自己没成佛。他度的那些个诸佛、菩萨来了。在第一品,释迦牟尼佛就问文殊师利菩萨:今天到会的大众,以你的智慧算算有好多?文殊菩萨答复他:我以我的智力,千劫计算,不得其数,算不清楚。释迦牟尼佛说:“吾以佛眼观故犹不尽数”。只有《地藏经》上,佛这么说。佛还有不知道的吗?!这是推崇地藏菩萨,让人信《地藏经》。
    这就是福德相。什么福德相?无心大人,心藏在定。佛化现人间,说了49年的法,他在定中。象这样理解。
    “释迦牟尼佛入了涅磐了”,这是我们想。释迦牟尼佛没入涅磐!有两件事可以证明。
    一件是道玄律师在终南山的净业寺,见他道行高洁,天人给他送饭。小时候,那个天人,就是哪吒三太子。在我们佛教记载,那个天人姓张,不是哪吒三太子。一次,给他送饭,道玄律师就问他:“释迦牟尼佛涅磐了,又到哪儿去化众生去了?”他问这个话,天人就一愣——这个话问得不对的意思。他说:“你问哪个释迦牟尼佛啊?”他说:“释迦牟尼佛就是印度降生的释迦牟尼佛啊”。他说:“啊呀,我刚打那边来啊!释迦牟尼佛正在那儿说《妙法莲华经》,还没说完呢!”释迦牟尼佛涅磐没有?这是随众生的见解,随众生的相。
    另一次是智者大师,天台山的开创祖师。智者大师诵《法华经》,诵着诵着,入了法华三昧了。他定中亲到灵山,听佛说《法华经》。这都是祖师的记录、记载。从这方面想。
    这个“方”,这个“方”的相,相是趁体而起。说有相,这个“相”,是佛的智慧,不是形象的象。这说明了佛的智慧、德相。
    让我们说到《金刚经》上,须菩提赞叹佛:“如来善护念诸菩萨,善付嘱诸菩萨”,就是吃饭、穿衣嘛,不要把它看得太奇特了。日常生活嘛,越深奥的,你要不懂的,你不要去追,不要去钻牛角尖。你静坐下来,思维修,从最浅处,就从你自心找答案!自己找,慢慢就会明白了,不能说大彻大悟嘛,小通小悟还是有的。念《金刚经》,念上20年后你再看!我们好多道友,最初他不求解释,光去念,念了20年下来,那里头的文字,你自然就会懂了。
    我最初讲《地藏经》的时候,有人问我这么个问题,我自己就思维。我就拿着《地藏经》和《华严经》对照,我就在这里头找答案。没有啊!没有二乘法啊!也没有地狱啊!这是我的理解。
    你可别造业,造了业,地狱就现了;没造业,不现啊!上海有监狱没有?有啊。大家都知道监狱、看守所。你犯罪了,马上就有;我什么错也没有,跟你无缘,没关系,它没有!有要无。地狱也入世啊。地狱本来是空的,是你自己造的。“地狱本空唯心造”嘛!
    象这种观想,连心都化解了。妄心都没有了,心都没有了,还有心所造的罪吗?“心亡罪灭两具空”,两个都没有了。忏悔,要忏到这个地步,这,也是开悟了。
    因为,佛所说的法,就跟你开火车的轨道似的,你别超出这个轨道。那么佛说法了,“归山解悟,应时自现”。把你的自性、真心保护好,依照这个规矩,使你觉悟。觉悟了,能达到印着你的心。这,就是你的智慧。我们现在是妄心,是聪明,不是真正的智慧。真正的智慧,它是没有分别的。有了智慧,就了生死了。
    特别说一下,在我们一般的经论,叫六度万行,《华严经》不是,《华严经》是十度。在智慧里头嵌一个“方”。慧、方、愿、力、智、施、戒、忍、行、禅。叫十度。
    我们经常讲:“方便方便吧”。你有智慧没有?有智慧方便是解脱;没智慧,没智慧方便要不得!“有慧方便解,无慧方便犯”。你要是方便起来,不但解脱不了,更加负法。应这样来理解这个“方”。这个“方”是智慧、德相,这就是佛的报身。现在释迦牟尼佛是佛的化身。这个智慧德相,这个相,是“卢舍那”。法身,你我都一样,跟佛是一样的,无形无相,也没颜色。
    我们常说“法身慧命”,说命是慧命。智慧法身无相,以智慧是我的性命。没有智慧,是失掉智慧的意思。没有智慧,那法身也没有了。没有智慧,法身也隐了。这一念识掉觉照了,慧没有了。念念不失觉,这个觉就是照的意。这个觉就是心经里的第一个字“观”,观就是智慧,智慧就是照。照什么呢?照一切诸法无常、诸空无我。要放得下、看得破、任何事情都不执着。这就是自在了。看破、放下就是自在。这个自在产生在你的观。观就是你的智慧。这是“方”,方的相就是智慧、德相。智慧这个相,就象我们灯的光明,开了有光明,闭了就黑暗。这个相怎么形容呢?就是光明相。
    “广”呢?有体一定有相,有相一定有它的作用。有相必有作用啊。一个事物有一个事物的作用。能力有好大,有好多智慧,就有好多做。无真而起的、这个妄的、这个“广”,是造业的,造很多的业,是业障相。业障相我们可看得太多了!社会上有好多业障相:都是人,他的业,跟你的业不同。或者变成智障了,或者六根不全了,或者残缺了,……。
    懂得这个意思了,就知道,“大、方、广”这三个字,就是一道“体、相、用”,这个体相用在大乘起信论上讲,就是:九、十、等觉。是自体的,不是对外的。一念不觉,刚才说的念头,一念失了念了,就生三细相。“一念不足生三细,境界归原找六粗”。外面的境界,找你的六粗。这叫九相。九相,就是《华严经》的十相。业相、转相、现相,含在你的一念之间,里头具足的。智相、相续相、执取相、计名字相、起业相、业系苦相。这六个,见到什么执着什么,见着什么造什么业,贪嗔痴就来了,来了你就堕落了。
    我们这样解释“大方广”,就是:你一个心的法。含这三种义,有“体、相、用”,三大;收回来,就是一真法界;再开,就是理法界、事法界、理事无碍法界、事事无碍法界。
    这个意思很深的了。我们要把这“四法界”、“六相”、“十玄”解释清楚,一天两个钟头,大概得要两个月,60个钟头差不多。我开始在南普陀寺讲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,讲了三年半,还没讲完,只讲到离世间品,因为后来我去美国,就停下了。
    “大方广”具体在什么表现?具体表现在“佛”。“大方广佛”嘛。佛,就是觉悟的“觉”。我们凡夫,依着本来的具足的觉心,不觉了,迷了。不觉的,是依着“本觉”而起的。这里头就有分寸了,就有它的次第了。返本还原,要想觉悟,那么,声闻、圆觉只能自觉,不能觉他,不究竟;菩萨,不但自己觉了,也能觉他,觉得不究竟;佛呢?是究竟觉者,自觉、觉他都圆满了。自觉圆满具足了,觉他的福慧具足了。觉他,就是福慧。所以说“佛陀两足尊”, 两足尊就是:福足、慧足。
    “华”呢?大方广佛的“华”,华是因。现在我们大家都是大方广佛的“华”。因华将来一定能成佛,这是佛说的。《法华经》都给我们受记了。
    末法的众生,象我在美国,以前在我身边有四、五个学生,最后剩了弘觉一个了,他们都还俗了,我还跟他有联系。没关系,你这个跑道不愿意跑了,回去再换个跑道也可以,但是,别忘了佛、法、僧三宝,只要这一念不忘。你现在忘了,再多吃点苦吧!还得经过一生、两生、三生、……那就不晓得多少生了。反正你这个因种下去,你这个皈依三宝的因,种下去了,一定能成佛!三恶道断了,你再来人间,又遇着善缘了,再来人间,又遇着善缘……。这就是种子意。因华,要人也可以说,要法也可以说。
    比如说普贤,他们现在,是人啊,示现的是人,是菩萨啊!菩萨讲十度,文殊菩萨讲十度。以文殊菩萨的智慧,行普贤菩萨的行愿,两个是平等平等。有文殊菩萨智的、普贤愿的因的“因华”,“严”,就是果,严佛的果德。“严”是庄严,华用来说人是文殊、普贤,果呢,那就是佛,毗卢遮那释迦牟尼。这是指着法身佛说的。
    那么,“因华严”的这个“大方广”,庄严大方广,质地相,把我们所迷的大方广,究竟还原,这就成了:福足、慧足,双种庄严。或者“佛”、“华严”、“普贤行”是言福的,“文殊智”是言慧的,分开是这样分,其实呢,不分也可以。没有这两种,缺一成不了佛。“华”,就是文殊菩萨的智、普贤菩萨的行愿、“严”毗卢遮那的果德,这就是“佛华严”。
    经呢,这是通的,我们中国原来有的。在翻译的时候,就把它用了。原来的《道德经》啊,儒教的《四书》、《五经》啊,也都叫作经。经是什么含义呢?经者,道路的意思;又者,经者,不变意。表示经常不变。在印度,象我们把花扎成一个花篮啊,他们经常挂到脖子上,把它编个花束,它有串联意。经象个线,经常不变意。“大方广”,经常不会变的。不管你在什么时候,悟的时候是显的,迷的时候是隐的;又者,它有个舍词义,使之不舍,永远不会丢的。
    这种境界下,在普贤行愿的境界下,不可思议!我们说到不可思议了。现在用我们的智力去想,想不到!现在我们不是讲开会讨论嘛,集了很多人,大家研究,研究研究、讨论一下嘛,人多出智慧啊,这叫议。这个啊,你多少人也讨论不出来!因为你是迷者,你怎么想也想不到!因为啥?因为你是妄心,非得要真心才行!因此,叫“大方广佛华严经入不思议的境界”!那么,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本身,就是不思议境界!
   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一共有三译。有近译华严,他只是60品,有唐译的华严,有80品。这个《普贤行愿别行说》40卷。我们讲的是了理,普贤行愿品有个别行说,他的最后的总结是华严义,跟80华严、60华严,文理是相连的。把他总合起来,叫作“入法界品”。
    大家如果读的时候,特别看这善财童子53参,那才真正叫即身成佛!其他的即身成佛都不是的,只是化身佛。善财童子53参是即身成佛。他从得福,从出生为一个众生,亲近文殊菩萨,文殊师利叫他经过很漫长的时间,参53。后来,参了弥勒菩萨大宝楼阁之后,善财童子已经证得与弥勒菩萨同等的了,弥勒菩萨说:你这还不够,你必须再回去,参文殊师利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0-17 21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  5
    在《华严经》中,这种例义,其他经论没有。初发心至成正觉,你最初发心,到你成佛的时候,成正觉了,成就了。你初发心的时候,你皈依三宝了,到你成佛时候,这两个心,哪个难呢?不失二心,初发心难。你发了心了,一定能成佛。但是,你发不起这个心来,遇不着这个因缘;遇着这个因缘了,就皈依三宝,入了佛门了,一定能成就。过去的三世诸佛,过去诸佛、现在诸佛、未来诸佛,三世诸佛,必须得修普贤行行,没有普贤行行,绝对成不了佛。因此普贤行愿就是全部《华严经》的最关键的、最重要的。
    因为《华严经》到我们中土来,翻译到我们这个国度来,来的数量很少,而且他是分段翻译的。象《璎珞经》啊、《地藏经》啊,还有很多其他的经,都属于华严之类的。华者,杂。因华很多嘛。种善根的时候,都是不同的。你只要种了善根。所以,诵一部《华严经》很不容易。古德就规定,诵这个一品为日课。
    我把这个《华严经》全部的,分成三部分。一部分初发心的时候,智首菩萨问文殊师利菩萨,初发心想入华严怎么入?他想成佛,他问了120个问题,文殊师利菩萨答复他140个,就是《净行品》。
    你的行动怎么使它清净?怎么使它无染?你要不能修行,念诵就可以解脱。我们很多道友,到洗手间啊,到斋堂啊,不管到哪儿去,都贴着《净行品》,有很多记诵。如果忘了,你看看。你一念140条,但是,总摄起来就是四个字:“善用其心”!我刚才说的,把你的一念心看好。“善用”,这,就是关键!
    讲到这里了,跟大家说,你要是能够天天诵持《普贤行愿品》,能开智慧!能消业障!
    我从一到鼓山,我那年才16岁。将近8~9个月,我想入学,老法师根本不收啊!我去了,他让我写个自传。我写了个自传,他看看我的自传,他说:“你连佛教的小学程度都没有,我们这是华严大学啊!叫你入了,你也很苦,你绝对跟不上啊!”我是赖着不走。他说:“好了,你给我当个侍者好了。”侍者就是端端饭啦,帮助老法师洗洗衣服啊,打扫整理诸位法师共同修行的住所啊,上课的学校的教室啊,……,我就干这个。
    那时候,我们的同学有广东的、福建的、还有湖北的。我们老法师是湖北人。不光是上课的时候,他讲的话我也听不懂,再加上《华严经》句子又长,我字还不认识,还得听课。住了7~8个月了,没有办法再住下去了,我很同学连沟通都沟通不了。他们咭喱哇啦的广东话,福建话嘛,我就一个北方佬。没办法,就想走。
    大家知道我的介绍,我的名字叫梦参。我做了个梦,梦中不让我走。第二天,我问老法师:“老法师,有什么开智慧的方法?”他说:“有啊,第一个,要供养。”我说:“这个我没办法,我什么都没有。”我从北头来的时候,那时候,刚一受戒,非常地执着,什么过午不食啦,持银钱戒啦……。后来知道行不通,根本行不通。我什么东西都没有,拿什么供养?老法师说:“我说的供养不是财物,是用身体。”“身体怎么供养?”“燃香、燃背、燃指。”我说:“燃指我做不到,两手要做事啊。怎么办呢?燃个香可以。”我这两个胳臂烧了不少,脑壳上,我们北方戒是不烧的。他说;“这样吧,把戒点顶在脑壳上吧!”就在脑壳上烧几个疤,免得到戒堂挂单要戒牒。那时,不象现在这么随便,你得背个衣单,你得背个被头,你得有衣物啊,连个被头都没有,就这样来了?现在不需要,现在提个包就可以了。
    头天,我跟老法师告假,老法师说:“你早就该走了,你在这儿也混不下去了。”就这个特点,舍不得走!问啦。他告诉个方法:“
人家睡觉,你念《华严经》,得精进!”“《华严经》我背不得,念又不认得字,我怎么念啊?”“先念一品,我教你。”我就开始念华严行愿品,念了半年多,也烧了很多香,身上烧的。哎!他就听得懂啦!情况完全变了!我说,这也算开智慧。
    念《金刚经》,听了讲好多遍,不懂。等你自己念了,啊!原来是这么个事!心里明白了,不是开悟啊,大家别误解。就是我明白了,懂得是什么意思了,就好了。
    念《弥陀经》,我想跟诸位法师印证一下,对不对?我说,凡是念《弥陀经》、念《往生咒》的,一定能生极乐世界!今生生不了,你不要着急,来生生嘛,来生生不了,再来生嘛,来生生不了,再来生,……十辈子,八辈子,20辈子,没什么关系,一定能生!有什么根据呢?《弥陀经》告诉我们了,《弥陀经》就是根据啊!要已生,要今生。已经生极乐世界了,那不谈。今生,今生念阿弥陀佛成就了,就生了。当生,当来啊,当来什么时候?没说。当来没念,怎么能生啊?如果来生到畜生道去了?因为你受了三皈,再不到畜生道去了。你在来生,经文上有六方佛,六方佛发愿护持你念《弥陀经》的人。六方佛即十方佛。你要信,没错!六方佛总把你拉回来!完了,还要你念“阿弥陀佛”,生极乐世界!
    极乐世界很多啊!不是咱们一个极乐世界!如果大家念《戒经》,读过《戒经》的话,“南无西方极乐世界!”36万亿11万9千5百同名同号阿弥陀佛。一个阿弥陀佛一个极乐世界,一个阿弥陀佛一个世界,极乐世界很多啊!难道还没有你一席之地吗?!有的!你念《弥陀经》、念《往生咒》。但是,你得建立一个心,什么心?信心!你相信:我一定能生!今生业障没完,来生一定能生!如果再加上你今生的行持力,一定能生!
    希望我们的道友,你读哪部经的时候,哪部经都告诉你修行的方法,也告诉你修行的次第。都有修行次第的,哪部经里都有。那你要不注意,你要不去分析,你光学学文字,那什么作用都不起!说:“种善根”,种善根有什么用处?“来生福报大”。你福报大,福报越大,更容易造业啊!智慧不大,有什么用?印度有这么两句话:“修福不修慧,象身挂璎珞,修慧不修福,罗汉托空钵。”
     印度那个国王的大象啊,珠宝璎珞挂得满身,一个象,好几个人来照顾它、伺候它。印度那个象,我没见过,我到西藏看过,那个达赖的马啊,一个马,两个藏民来照顾它,一天还给它洗澡。喂的时候,中药材天麻,还有中药材贝母。咱要买一小包贝母,多少钱啊!拿它喂马啊!一簸箕,一簸箕,倒了喂马!第一个,那时候战争年代,运不出来,二者,那个马吃地油光灿亮的,达赖喇嘛根本就没骑过。它不是福报嘛!修福啊!那时一个喇嘛道友,我们两谈,他闹不明白,谈那个马厩。他就问我。“啊,堕了马了。”我说:“我们还及不上那个马,我还没有它那个福报呢!但是,我们慧比它强啊。它堕落为马,那些个马,就是修福不修慧的。我们要死了,我们还变不着它这样的马呢!又不骑,光养,还有两人照顾。咱们两有人照顾吗?没有啦!谁照顾你啊?给它洗澡,给它一天喂的,不得出一点毛病,还有个兽医一天地跟着”。
      修福不修慧
      修慧不修福呢?那儿喇嘛好多的。西藏的喇嘛、西藏的道场,不象我们这儿的道场。我们三院、四院住着7000多人,一个人一间房,生活自理,常住不供给。吃饭,你自己有茶捞点茶,有点经济,搁点酥油,没有经济吃不到,酥油没有,清水沾粘粑。有些戈西就这么苦了几十年!我们大家没到过。
     我们光在这儿跟喇嘛学密宗,知道密宗怎么回事吗?念那个咒,你懂得那个咒是什么含义吗?那真叫密!你苦念糊涂咒!我经常跟那些个,他教你念糊涂咒。没跟你说啊,你不知道什么意思啊!人家那个是有传承的。在西藏,你不读25年的显教,进不了密宗院。密宗院还得学5年。拿酥油粘粑学会做各种供具,还得自己做坛城。坛城就是你修行的道场,把自己修密法时候的观想,进到坛城里头,八大菩萨护持你。你外头用粘粑自己做,做八大菩萨、16金刚。看你学哪一行,莲花部的、金刚部的。这样做,这样下来。
    我看到我们大陆上,30多岁的喇嘛、20来岁的喇嘛,也来传法,这是惑人的!有些人就愿受惑嘛!他不但没做密,他连密宗院也没住过,受几个灌顶,也来灌顶,这不可以的!
    还有,你要学密,第一个,忏罪。他跟显教一样,也得忏悔。不忏悔,你有业;有业,你怎么学得进呢?忏业,把业忏尽了才行。忏悔在没学正法的时候,也要学四加行。这密宗的道友们,接触的也都知道:磕十万大头,供十万曼达。我们很多的受了灌顶的,我说:“你学四加行没有?”他说:“没有”。我说:“什么叫曼达,你知道吗?”“不知道啊。”他连供十万曼达名字都不知道。还得念十万百字明。十万百字明他分金刚部的、分莲花部的。求神通进入的,就得念莲花部的,金刚部的是修智慧的。修这四样就够吗?还得念十万皈依颂。在密宗,任何人开始修,前头一定“皈依佛、皈依法、皈依僧、皈依佛、皈依法、皈依僧……”,皈依三宝。不论念什么、做什么。象我们上殿,最后散了,一定要“皈依佛、皈依法、皈依僧”。连这个意思都没做。
    为什么我们要经过学呢?不学你怎么知道?你不知道,人家说“盲修瞎练”。
    6
    我这也是讲故事。我们雪峰有个老修行。可能我们道友有知道的,就在那个枯木那儿。以前义存祖师时,有一个大树枯了,剩了半截了,他就坐那枯木里头成道了,开悟了。后来,专门修了个大房子,把枯木装起来。那儿有个老修行,在那儿拜千佛、拜万佛、拜华严、拜法华,拜了17年。我去那时候17年。85年我到雪峰,特别去看他。那时,他拜了17年了。我到那儿去了,他就问我,他说的的福建福南话,我不懂,有个小孩给做翻译。他说:“法师啊,怎么样了生死啊?”他把我问得很莫名其妙。我说:“你在干什么啦?”他说:“我在磕头啊。”我说:“磕头干什么啊?”他说:“消业障。”我说;“消业障干什么啊?”他答不出来。我说:“你天天在了生死,你还问我怎么了生死啊!我还没有象你这样磕头呢!我都没了生死啊。悟到这样,你还问我。你就在了生死啊!你做吧!我到美国去了。”雪峰一个道友到美国去,我特别问,我说:“我们那个老修行呢?”他说:“那个老修行有点着魔了。”我一听,问:“拜佛怎么还着魔了?”“他说他成佛了”。我说“成佛了,也不见得着魔啊,拜佛成佛是必然的。”“他是不收任何供养的。”我说:“谁给他钱?”他说:“你懂得的,给他大米,他收,其他,都拿到常住那儿了,剩下什么,任你供养什么,全部交给常住。”因为他有这个福、有这个德。后来,我最近到厦门,他又好了。
    必须懂得啊!为什么要学啊?因为你不懂得教义,你怎么走入错路了,你还不知道!必须得有次第啊!成佛得发菩提心呐!发菩提心才能行菩萨道啊!你心都没发,愿也没发,忏悔也没做,那你修道呢,很容易走入歧途!
    先忏悔。在你早上上殿,你一去,就忏悔,心里观想忏悔。完了下了殿,把做的这个功德,布施、供养。给一切诸佛菩萨是供养,给一切众生是布施。发愿、忏悔、回向、这三步,一天到晚,你一定得做,这才能够。做的时候,要把普贤菩萨的十大愿观恒进去。
    礼佛怎么礼?有十种礼法。礼,就是身体在磕头,心里在想。心里的想,是“观想”。口里还在唱念。身、口、意。在你正做的时候,转变你的身口意,变成诸佛菩萨的身口意。这样子呢,你的成就呢,快一点。那么,你修行的时候,少走弯路。象我们住佛学院的,我们在鼓山的时候,我们佛学院老和尚传禅的时候,两个经常地辩论、争执。这种争执是不对的。一个人从言语进,一个从观想入。
    禅定呢,禅,这个字,意思就是三昧。平常说“观”,就是想,想,就是修观。所观的不同,修的生死观嘛,了生死的观嘛。你观什么?换句话说,你在想什么?这是禅的最简单的开示。禅,一个示,一个单,很简单!简单的开示,就是很简单的启发。
    假使说,你没有发菩提心,悟不了。为什么?你连这个娑婆世界的事,厌离心还没有,你能离开娑婆世界吗?我们经常念:“发菩提心”、“发菩提心”,我们大陆上的历代祖师有省庵大师发菩提心文,莲池大师发菩提心文……,发菩提心文很多,很笼统。不笼统应该怎样呢?如果大家学习学习那个西藏的《菩提论道》,或者学习斯里兰卡的《清净道论》,清净道,菩提道。走菩提道,发菩提心的时候,你要入普贤行愿,你必需得发菩提心。菩提心就是觉悟的心。
    觉悟的心包括有几种层次。
    第一个,必须对娑婆世界厌离,生厌离心。有了厌离心了,对娑婆世界心不贪念、意不颠倒。厌离得越究竟,你成就越大。不管你修哪一法门。生极乐世界,你不厌离娑婆世界,娑婆世界的肉又想吃,男女关系你又想得到,又想开大公司、发大财,……还能去到极乐世界?!那真是作梦了!把这些全放下,得有厌离心!你自己厌离不行啊,还有这么多六亲眷属,还有这么多众生啊。
    第二个,大悲心。怜悯众生,行菩萨道,我要度他们。我不能因为这种苦难,我一个人走了,不行。我得把众生都度了,把这些道理给他们都讲清楚,让他们都明白。但是,这个大悲心啊,容易产生爱见大悲:跟我有感情的、跟我说话投得来的、很我有关系的呀……。这个不能有关系户,有关系户是不行的!平等大悲!但是这个大悲心得有智慧。
    第三个,是般若心。以智慧指导大悲,以大悲心厌离世间,使众生生厌离心。你给他们作榜样。你也离、让他们也离,离啊离,都离了,完了不离娑婆而生极乐。生了极乐世界,把极乐世界和娑婆世界划开了。实际,你生了极乐世界,也就是娑婆世界。
    学《华严经》呢,把这个极乐世界立的,种种光明瑞相,上头20层华藏世界,咱毗卢遮那说的,他这个法身,他所教化的区域,第十三层,叫华藏世界。凡是释迦牟尼佛所说的法的、所有说的世界,所有的无量诸佛,都在十三层华藏世界。
    有一次,阿难尊者,他听到了,他就问释迦牟尼佛,因为他对佛什么话都说的,他毫不拘束的。他说:世尊啊,你在因地大概发愿不清净啊,为什么你这世界这么脏、这么坏、苦难这么多?你说的极乐世界、琉璃光世界、不动世界、……,那么多世界为什么都很好?佛没有答复他,文殊师利就答复他了:你说什么?你看到的!我看到的世界就不是这样的。正在文殊师利跟阿难尊者说呢,佛用足点大地。啊!马上这个世界变成了华藏世界!众生的业!
    如果这个娑婆世界的苦难,释迦牟尼佛不来发大悲心,咱们怎么离苦呢?都到极乐世界了,谁来度我们呢?你到极乐世界去,马上得请回来!不为安养,回入娑婆世界。你得发这个愿,生得更快一点。你说,我到那儿享受去了,你去不了!那界那么清净、那么好,你去不了!
    “啊,我们上海龙华寺很舒服”,我们那个道友维那师傅说:“住这儿比我们住山里舒服多了,我们就在这儿住着好了”,这能行吗?没有这个缘!我们今天讲这个“华”、“严”,还得有这个“因”。
    你是什么因,你就结什么果;那你得找好因。发菩提心,就是因,将来成佛,成菩提果。
    祝大家发菩提心,结菩提果!
    第二讲
    诸位道友吉祥!
    昨天,我们开始讲了《普贤行愿品》的大意,讲解了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的题。今天,就跟大家解释解释十大愿王。
    十大愿,是总说的。我们昨天跟大家讲的是总相;十愿里头,一一愿是不同的,这叫别相;但是,同名行愿,是同相。那么,礼赞啊、供养啊,他是别别的不同,这叫异相。这,成就了我们一个普贤之因,就叫普因。但是,这普因呢,是共相。随便哪一愿,都是成就普贤的、行愿的因,但是各住各位。各住各位就把这个同相坏了,就叫坏相。大家先懂得总的意思。
    但是,十愿不要把他分开。当你礼敬诸佛的时候,就具足了:称赞如来、供养如来、忏悔业障、随喜功德、请转法轮、请佛住世、常随佛学、恒顺众生、普皆回向。每一愿,都具足九愿,这样理解。这就是华严的“一即一切”。当你礼佛的时候,你最初礼的时候,观想力啊、想象力啊,可能没那么丰富;当你礼赞久了,弄得纯熟了,当你礼佛的时候,就是包着:赞叹佛、供养佛、忏悔业障、随喜功德、请转法轮、请佛住世、常随佛学、恒顺众生、普皆回向。
    我们就从礼佛的时候开始说吧。当你礼佛的时候,磕头的时候,你要唱念啊、要称赞啊:“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!”或者“南无大行普贤菩萨!”这就是赞。礼的时候就含着赞,叫称赞如来。礼佛的本身就是供养:口里赞叹佛的,口业供养;身体在礼拜,身体在供养;心里在思维,你拜的时候,不能不想到佛啊,这就是本身是供养。
    这个供养,比你供养香、供养果、供养其他的七珍玛瑙,比那个珍贵得多!这叫什么?这叫法供养。《华严经》讲的是:法供养为最。法供养的功德,比什么供养都大!这就是,在你礼佛的时候,就具足了礼、赞、供。礼佛、赞佛、供养佛。
    那,你礼佛的目的是什么呢?是消过去的业障啊!礼佛的目的是忏悔过去的业障。你的想象必须得丰富。丰富的含义呢?就是当你在礼佛的时候,你想到十方诸佛都在礼佛,佛也礼诸佛。释迦牟尼佛也礼佛,他礼十方之诸佛,他礼的是法性的、本体的、自性的佛。
    你在礼佛的时候,随喜十方法界,一切众生、一切诸佛菩萨、十法界的所有的功德,乃至极微细的一点点功德,也不舍弃。这就是随喜功德。就在你礼佛的时候,随喜诸佛功德。忏悔业障完了,随喜一切,一切的人家做的善业都随喜。
    请转法轮呢?不是光是请佛说法,成说、差说、一切众生说,……一切的。只要是他所说的,是了生死的、消业障的、能够得到幸福的,都请他们说。不分他是什么人,不分他是哪类的,乃至于畜生,都请他们说法,这是请转法轮。
    请佛住世,包括一切诸大菩萨、一切善知识,都请他们长住世间,度化众生。在礼佛的时候,就具足了请转法轮、请佛住世。
    佛在世间所有的度众生的一切方法、教化,我都学,常随佛学。
    在你礼赞的时候,随佛学完了,学佛,佛是作什么?常度众生。所以就恒顺众生。
    这个特别地难呐!恒顺众生,满足一切众生愿,众生有什么要求,恒顺众生。但,这里头有个问题啊,众生作恶业,我随顺他不?“众生心,他造因”我随顺他,随顺而“转”!问题就在“转”。
   完了把你上头的九愿,你所做的,同时回向。
   就在你礼佛的这一刹那之间,十大愿王都具足了。
   因为我们礼拜的时候,是随着佛学来的。佛入世礼拜,佛教导了我们,所以我们才能够这样地去礼拜啊!没佛出世说,我们怎么知道礼拜呢?怎么知道敬礼诸佛呢?怎么知道称赞如来?怎么知道供养三宝呢?
    因此,在你最后的时候,就在礼拜的时候,从礼拜开始,都具足后头的九愿,九愿每一愿都具足十愿,这叫重重无尽。
    所以,礼拜的功德啊,是不可思议的!但是我们不会这种礼!
    不会这种礼,你只能观想一个,就可以了。当你磕下头去,我礼一切诸佛。同时,这个十大愿上没说,其他经上这样说:观想,能礼所礼,体性是空的。也没有能礼的我,也没有所礼的诸佛。这是我们最初讲的“大”,大方广的大。以“大”来礼佛,“能礼所礼性空寂”。虽然是空的,我有感有应:感呢,是我求者,是礼佛者;应呢,是我所礼的诸佛。这个我能礼的心,跟诸佛的心,是一体的。这个“大”,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的大,是无上的菩提大。道力相交,我的心,跟诸佛的心相交,叫“道交”。这是不可思议的!我们心里头想,你想不到;我们大家集合一起议论,也是你议论不到的。“能礼所礼性空寂”。性本质是空的、是寂然的。但是在我这个道场中,我在这儿礼的时候,诸佛在加持我,这是不可思议的!就看你的观想力如何了!
    “我此道场如帝珠”。我这个道场啊,就象玉皇大帝第四天宫的那个宝珠,能照着,凡是他所管辖之内的,都在这宝珠里显现。他也不用去调查,也不用去寻,也不是等灶王爷来汇报,他完全都知道了,就在这宝珠里,就显现了。这是帝珠说。我现在在这儿拜佛的时候,就象第四天的帝珠说,一切诸佛都显现在中,我的身,化为无量亿身,每一佛前,都有我在礼佛。
    这个,在你最初拜的时候,达不到这种境界,这叫拜亿佛。我最初学拜的时候,拜一尊到两尊,或者你发展到三尊,或者发展到十尊……。在你发展到能够拜53佛、35佛、88佛,你的一念之间是顿现的。就是我们打妄想。你在这儿念着经呢,那边打妄想,一下跑了,跑到家乡去了、跑到广东去了、跑到北京去了……但是,你还在这儿礼佛,这叫顿现。
    所以,我这道场,就跟那帝珠似的,就是感应一切诸佛来加持我,象帝珠那样照着,光明射着的意思。
    “我身影現诸佛前”。在我礼拜的时候,十方法界一切诸佛,那不止东方琉璃光啊、西方极乐啊、上方不动啊……不止这几尊佛了,无穷无尽的佛,都有我的影现;诸佛菩萨都影现我的面前;我的身影现于诸佛前。
    拜佛最初开始,你要是这样拜的话,很慢很慢,拜一个拜下去,要3~5分钟都不止,不是随大众啊。你在大殿里拜佛,谁肯等你啊,这是不可能的。你自己修行的时候,一定要做这个观想;赶到你观想久了,你拜上一年,那不同了!那你一磕下去,刚才我说的,他都顿现!
    这叫顿,华严特殊顿义。顿现,是你心的力量!那这样了,你还求什么加持吗?你心里还有什么障碍啊?!什么障碍都没有!消除你的烦恼、消除你的业障,这种礼拜是最好的!
    边拜、边赞、边供养、边忏悔、边随喜,十愿都具足了,就在你礼拜当中显现。称赞如来本身,就是具足了礼拜,也具足了九大愿。这个要配起来,时间很长了。现在我们不配,我跟大家举这第一个例子,十大愿都互相交涉、互相为融。一即是十,举一即举十。
    在《华严经》入法界品,不是我这样说的。说:在我们一个头礼下去,尽虚空、尽法界,都见这个行者在这儿礼敬诸佛,普皆回向。
    我们把他特别注意点。好多道友这样问过我。他在修行的次第啊,不大明了。借着讲十大愿,特别注重三点:
    第一个,要发愿。一定要发愿!你要礼佛前,一定先要发愿!第一个愿:“发菩提心要成佛”。这个愿,绝对要发!成佛是成就我们自己的心佛,我跟佛是平等的;我要恢复我这个与佛平等的,用通俗的话说,是恢复这个资格。现在我们具足佛性,没有显现。
    过去有这么个公案:有个老和尚,8~90岁了吧,象我这个年龄。我还不需要,他身体差点,在他洗澡的时候,得让徒弟帮助他。他徒弟开悟了,成道了,他师傅没成道。他徒弟在给师父洗澡的时候,拍拍师父的肩背说:“很好一尊佛啊,可惜未开光!”因为他没成啊。他师父听了,说:“如何开光法?”你有什么给我开光的方法?这要大家参了,这个方法先别说,说了要不灵了。
    这意思就是说;我们经常说,请佛像啊,要开光。你不要给佛像开光,先把你的心开开光。你心光要开了,佛像光自然就开了!
    你经常地看到,我们的道友请尊佛像啊,找师傅给开个光啊,何必啊!平常你拿个杨枝,你自己就把光开了。对着佛像,拿着杨枝净水,洒一洒,就可以了。但,你的心,必须观住,上心光!那个,你不会念的话,可以就念:“杨枝净水,遍洒三千,性空八德利人天,福慧广增延,灭罪消愆,火焰化红莲。”点一点儿水一洒,开了光了。你的心,跟这个像的心,结合到一起了,开光了。
    当你学十大愿的时候,你给一切众生开光,也给你自己开光。所以,当你礼佛的时候,本来就是具足一切的啦!礼敬诸佛,一定要加观想!这个观想,第一个要先发愿;“愿成佛、度众生”。每个道友练功的时候:“愿成佛、度众生”。但是,你的心力必须得到!你心力不到,光念念文字不行!你观想:我也成佛了。你得这样观想,发愿成佛。为什么要发愿成佛?为度众生。
    你现在自业还很重啊!那你就忏悔业障吧。第二,忏悔业障。边拜佛、边赞、边忏悔业障。你都礼敬完了,你具足回向。
    拜忏,这样观想,这样礼拜,功德很大啊!把他供养给一切:先供养给诸佛、供养给诸菩萨、供养四圣法界、供养一切众生。四圣、六凡、十法界都供养。
    在你,磕的可是一个头,但是,这个力量啊,比你磕十万个头力量都大!它是心力到了。
    有人说,我们佛教是唯心主义。不错,我们是唯心。这个唯心呐,可是从唯物来的!昨天跟大家讲“事事无碍法界”,我们的唯心,不是事情不通达的,糊里糊涂的,是光明遍照,是没有一事不知道的,佛没有一事是不知道的。
    有时候,我们的修行者,他本是在山林。我们一个老道友,住在五台山。我们一个道友,从美国回来,到了上海,下了轮船,后来到了五台山,他跟他说;你某天某时下的轮船,哪些人接你去了。还把他坐的汽车号码给他说了出来。回来的这个老和尚,就是寿延老和尚。他在上海以前有个庙,后来在战争年代,他就去了新加坡了,从新加坡移居到美国去了,现在他也过世了。他亲自跟我说的。他在五台山的道友已经过世了,也不在了。你说,他在这边下的轮船,哪个开车去接他,他都给他说了出来,他还在五台山里呢!这叫什么啊?心通!
    我们不是讲神通啊。神通是什么?是现前的心。我昨天跟大家说,现前一念心。什么叫神?神是你自然的心,神灵偏心。我们佛教讲心的时候,是指自然的意思,是自然的心,原来本具如的这个心。通呢?通灵慧性,智慧的体。当你明了心了,没有你不知道的,这叫神通。能不能转化呢?它能把你的肉体转化,这就是生死自在。
    他这些怎么来的,我说的这些大德们?如果你去礼拜,如果这样观想,你修成的,比他们都高超!他们只是一点,没能圆融无碍,不能遍法界。我们经常说:“一礼遍十方”啊、“自在无碍”啊,就是这个含义!你说我们这个礼佛,跟我们每天去磕头去一样不一样啊?那是“毫厘之间,差之千里”啊!本来相差一毛一毫,但是相距离上了千里了。观念不同、意念不同!以普贤行来观想,一切都是圆融的,一切都无障碍,这就是普贤行!那,就举礼敬诸佛,你就是这么大的功德!
    你要发愿,在礼佛前,你站在那儿,先发个愿。修行,全是心,指挥你的身,指挥你的口。你先把心念转化了,不去念贪嗔痴去,所念的是戒定慧。要象这样来礼。
    礼佛的时候,你要是自修的话,都要把心沉静下来,不要做得慌慌张张地。把心思沉静下来,慢慢、慢慢地做,一步、一步地做。最初做困难,当你做久了,久则成自然。这样礼。
    你得先发愿。到这儿礼佛,为什么礼佛?先发愿,你自己想什么?你都可以发愿。“我为求我父母身心健康”;我们在家的道友很多:“我为我的公司做得很顺利、发财”,都可以啊。但,这个愿特小了!你最后发愿“要一切众生都成佛”!这才是普贤行。发愿完了,你再磕头。
    但是,你想做这些事,你发愿是回事,障碍还很多呢!不是那么顺顺当当的。你想修行、想成佛,无量劫来,那么多怨亲债主,他不找你算帐吗?!这叫业障。你所做的业,给你障住了,你必须要忏悔,忏悔业障。你说:“你不要找我麻烦了,我这修行,是跟你们修的,让你们脱离苦海。”你要把它度了,他还找你麻烦吗?他不找你麻烦了。这是忏悔。
    最后要回向,把所有的功德,把你所做的功德,回向到尽虚空、遍法界,上供一切诸佛、四圣法界,下至六道轮回一切众生。最初起点,那功德不大,但是,你这一回向啊,把它给扩大了,功德无量!这个呢,不可以用数字来计算,数字是计算不出来的!所以,佛法总说:“不可思议”,这就叫不可思议!这仅是一个:礼佛。
    称赞如来,咱们念的是人家祖师编的偈,你自己可以编。编不一定要四言八句,也不求文字如何,就老老实实地,你怎么想的,你就怎么称赞。说:“佛啊,你真了不起啊!你在世度了很多苦众生啊!”就这么站着说,都可以。赞叹一次,就是称扬嘛,称扬他的功德,称扬佛在度众生的功德嘛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0-17 21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佛子入世大讨论之孝顺篇
  现在,我都在佛的光辉照耀下,我才能够进入三宝的门下。起码我不堕三途了,地狱、饿鬼、畜生,我再不去了。“皈依佛、皈依法、皈依僧”,我们受过三皈的弟子都懂得,不堕三途了。但是,这有个目的,有个前提,前提是什么呢?你别再造业了!你才不堕三途啊。如果受了三皈的佛弟子,再去杀人、再去放火、再去抢劫,你照样得堕!你不是佛弟子了!你失掉三皈的意义了!这个道理得懂啊!明白这个道理,你就知道,经常顺着正业,顺着戒、定、慧,不做贪、嗔、痴。
    这样称扬诸佛的功德,你可以随便一句、一句,你怎么称扬都可以。自己不会称扬,照佛经上所说的称扬,照人家别的主持称扬。但是,你必须得体会。如果你自己没体会,光念人家的那个四言八句,效果不大。
    我有个道友,象我这样子。他念祖师永嘉大师证道歌:“穷释子,口称贫”。我们和尚不是穷吗,乞食,讨口嘛,但是他克魔,一切天魔都畏怖,又叫怖魔、去恶,一切恶事都不做嘛。但是没有钱。所以永嘉大师说,“穷释子,口称贫,彻骨穷来有几人”。真正穷的,穷得什么都没有。他一个老和尚,他也没得庙,在山里住洞,洞也塌了。他就说:“去年穷,不算穷,去年尚有立锥地,今年立锥地也无。”那真穷,连立锥地方也没有了。要穷到这样,才真正清净了,那就真静心了,成道之后,无挂无碍啊。再说永嘉大师的下两句话,你穷得不彻底,“彻骨穷来有几人”,真正穷很得彻底了,“信手打开无尽藏,砖头瓦砾尽奇珍”。他说你要成了道了,什么都是宝啊。这时,拣来就是宝。
    莫说我们过去那些大师了。我们道济禅师在灵隐寺,示现了很多事,他拿块砖头就是黄金,你就发财了。你想发财吗,我给你块金子。金子在哪儿?拿块石头就是啊!那你拿的就是黄金。为什么能这样?功德,称扬诸佛的功德!称扬赞叹别人的功德!千万不要说别人的坏话!我们啊,人家谁赞叹了,“他有什么了不起!”总要夹两个,总不愿别人好。这是绝对要不得的!
    遇着人家的好事、听到谁发财了,你赞叹随喜,你也跟着发财了;听到谁成道了,你也赞叹随喜,你也发财了。
    这个,是要你赞叹如来的时候,你得会观,你得开观想。
    第三个大愿,供养如来,供养诸佛。不要照普贤行愿品的,经文啊,当然是让你懂了、你念,读颂的时候。当你自己观想,就不一定了,离开经文了。
    供养佛的时候,那是法供养最。香花灯烛果啊,茶食宝珠衣啊,初一、十五,在大寮做些个供品啊。但是,你要讲观力呢?这供品就不思议了。没有观力呢,供一碗饭,就是一碗饭,供一个宝珠,就是一个宝珠;加上供力了,供的就是遍!但是,这些有相的,都不是真供养。有些有相的,非得买上这么个花篮,买上几朵花。这有数量的,很局小啊!
    你用意供嘛,你坐着一观想,把你所到过的纽约啊、三藩市啊,把美国那些超级市场啊,把北京的、上海的最好的超级市场,一作揖,就搬到你的佛堂来了!思想搬来的啊。他那儿还没动,你这儿可搬来了,全都供养诸佛!说:“这是假的嘛”。那个比这个假。你的心里永远不坏!你这供养,坐这儿,从早到晚,一天都在供养,你供养一个月,你的心不会坏啊!供养、永远供养;假的不行。说;“这个是真的,那个是假的。”那个它一个月也不会变色,不会谢;这个啊,不要十天就谢了!你说哪个是真,哪个是假?!这个社会,真真假假,虚虚实实,假的当真的,真的又当假的,叫颠倒众生!这是事物的供养。
    还有法供养。象我们个穷和尚,哪儿买那么多去?那你去上街,跑街上去,买水果、买花去?不必要!坐到这个佛像前,或者跪在佛像前,念部《心经》,不多吧,很快就念完了。再不会念,念“阿弥陀佛”供养阿弥陀佛。你听了得很奇怪吧?!念“释迦牟尼佛”供养释迦牟尼佛,念“普贤菩萨”供养普贤菩萨。这才是真的!不要向外面求,求自己!
    苏东坡跟着佛印禅师,两人到庙里散步去,参观庙。苏东坡看到观世音菩萨拿个念珠,他就很奇怪,塑像塑了个念珠,他问佛印禅师:观世音菩萨塑个念珠作什么?说:观世音菩萨在念“观世音菩萨”啊!问:观世音菩萨还念“观世音菩萨”?他说:是呀,观世音菩萨念“观世音菩萨”啊。他说:哎呀,我不明白。他说:那你参去吧。你给我解说、解说。我不给解说。就走了,逛去了。逛完了,出门口了,苏东坡一拍大腿:我明白了!不要你说!佛印禅师说:你明白什么了?他说:求人不如求己!
    懂了吧?大家懂这个话吧?供品还有找人去买,还要干啥?你就坐这儿,好好对自己在这儿供养吧。把我的身体,观想的供养,完了,念一部《心经》。
    《心经》就修一个字,就是“观”。观,就是想。你想吧:一切世间无常的、苦的、空的、无我的。观了,你就放下了,世间什么都不贪爱了。假的嘛!贪也贪不到,最后没有。空的,你贪它作什么?还要用好多心机;用了好多心机,最后什么也得不到。观吧,这样一想啊,你感觉什么都没有意思了,去当和尚吧。我有个弟子,就这么观得当和尚的。当了和尚,反倒放不下了,那就再观吧,重新观吧,都是假象嘛。
    这和尚相也是假相。我穿上这顶衣服,就是和尚啦?这是汉朝的服装;染个颜色就是和尚啦?不是的。我们看看泰国的和尚、缅甸的和尚、拉萨的和尚,他们的服装,不是这个服装。是你的心!观想的时候,这些全部是假象。到了庙里来了,和尚跟在家差不多,我们一天也要穿衣吃饭啊,生活方式略微改变一下啊。不修行?不修行还是不行啊!还是要堕落的!你一天得上早晚殿啊。
    有人问我:“和尚不上早晚殿行不行?”我讲:“不上早晚殿行啊,你怎么还饭钱啊?你吃的、穿的、住的,谁给你的啊?那不是白来的啊!人家的血汗,挣来的钱,来给你,你怎么还哪?”
    我们的祖师不象在印度、佛在世的时候,那时,一修行,证得阿罗汉果了;证得阿罗汉果,债都还了。那我们和尚怎么还?就得念经,真心实意给他念,念完了,给他回向,完了给他修观想。
    观,就是想,想时尽想佛、法、僧。这样观想贪、嗔、痴渐渐没有了,一切世间事,你都看得下了、看得破了;看得破,你就放下了;放下了,你还不自在嘛?!这就是观自在。要是你还没明白,那就好了,那你就照一照吧,观自在就这么照的,“照见五蕴皆空”。用什么照?参般若。参般若就是智慧。智慧才能照见五蕴皆空。懂得这个含义了,你想了半天,我在这儿做供养呢。
    我这讲的法供养,就拿你的观想力来供养。念部经,这叫法供养。念完普门品,再少,没那么多时间,念观世音圣号也可以。念100声观世音圣号,念几声“嗡嘛呢贝美吽”,
    六字大明神咒,都算供养,这叫法供养。念部经,念部法。我什么都不念,我在这儿观想,这是把“我的”除了,哪是我?参禅中观想,找哪是我。就用这个来供养。这叫法供养。法供养的意思很多:读颂、礼拜、……都是法供养,观想,都是修行。
    有的道友问我:“稀里糊涂,我不会修行。”我说:“你不是天天都在修行,你天天都在磕头、礼拜,不是都在修行吗?念佛、念观音圣号、念经、念咒,都是修行,另外还有什么修行啊?!”
    你只要把他回归于心,所做的,这都叫供养。供养完了,除了些个障碍。修道不是那么一帆风顺的,障碍多得很!
    我出家73年了,我的一生,尽在苦难中生活过来的啊,没有一帆风顺的时候。我只身到西藏求法,那个命难多的很!从西藏出来,我住了33年的监狱。我很多道友,年龄还没到我住监狱的年龄呢!都是苦啊!
    就是看你怎么认识。你对这些磨难、这些障难,业障啊,过去自己做的啊!那你现在受,你受的时候,你抱怨谁啊?不要抱怨!平等、平等!
      这都叫供养。供养完了,忏悔业障。忏悔业障也是供养!忏悔业障,你要把业障消除了,得修行啊,把修行的功行、忏悔的业障,又来供养。
    十大愿是通的,但是你不会联想,你通不到。你得会观,依靠观力。我们每一位大士,都是参观力得入的。
    在你顺境当中,你能认识。什么顺境呢?一天住在寺院里头,拜佛啊、烧香啊、念经啊、上早晚课啊,一切正常工作,这叫顺境。而逆境呢,出了特殊问题。我们和尚也不是石头崩出来的啊,也有父母啊,佛教我们弟子、嘱托弟子,连佛本身都是,对父母要孝顺。我们和尚要出家时,第一个条件:父母未准,不许出家,佛不收的。还有,佛到圆寂的时候,到忉利天去,是给他妈妈说《地藏经》的啊,因为他妈妈生在忉利天。你看那《地藏经》第三品,莫邪夫人。表示给我们做规范,示现的,孝顺父母。这也是忏悔业障啊。
    “亲得离尘垢,子道方成就。”如果自己的父母能脱离一些苦难,你这修道的,才能成就。在佛教说,《地藏经》是个孝经。这也是忏悔业障啊。礼佛、念经、拜忏,一天都在忏悔业障。我们过斋堂,都在忏悔业障,更别说其他了。吃饭、穿衣、睡觉,都是忏悔业障。
    我经常地,对我们道友们受三皈的时候,我跟他们讲:受了,可不要忘记,早晚24小时衔接。晚上睡觉的时候,上床了,什么事都没有了:“皈依佛、皈依法、皈依僧”。最少念十遍,或者能念到睡着了。第一个,不做噩梦,第二个嘛,渐渐地,你就常时想念三宝。早起,一睁开眼睛,刚一恢复知觉,第一个念头:“皈依佛、皈依法、皈依僧、皈依佛、皈依法、皈依僧”。
    念十遍。24小时,一个尾巴,一个起头,两个衔接起来。那,我们中间做任何事情,都把它归到:“皈依佛、皈依法、皈依僧”里。你造业的,忏悔在这里头,佛、菩萨给我们忏悔;善业的随顺。这叫忏悔业障。这样还含着随喜一切众生的功德。众生也有做好事的,帮助别人,做好事。
    所以忏悔业障非常地复杂!复杂到什么程度?我们开阔一些讲。
    还有共业。我自己造的业,我自己受,心里很平静。“不是我造的业啊,他们造的业,我也跟着受!”好象是冤枉,一点不冤枉!这叫共业!咱们不是讲:有共业、有别业嘛!这叫共业。
    比方讲,大地缺水喝。说:“我没这个业啊!”你没这个业,你怎么生到这个时候啊?生到这个时候、生到这个没水的地方来?你不是共业吗?你有这个业啊!有了,你就受吧。地震,你生在这个区域里、这个区域地震,你正在这个地震区域里,那你是共业。
    忏悔是很不容易的!你要忏到。你只知道忏到我自己做过的,我做的错事,我就忏。你还不知道,共业里头,你也要忏悔啊!你既然生到这个地球上、生到这个时间、这就是劫。
    劫,在印度话叫劫波。说:“那人遭了劫了”。是说:那个时候他赶上了,赶上那时候不好,所以遭了劫了。遭了劫了是共业,是我们现实的共业。水灾、火灾……。你这地方没水喝,那地方发大水,上万户的人,没得家住了。
    我在雁荡山的时候,雁荡山会没得水喝!我住的房子那儿没水喝。浙江没水喝,真是闻所未闻的!因为它是水乡。那它就是没有啊!水上不去。因为在温州地区,5、6、7,在这个时间天天下雨;今年,我在那儿住的时候,5、6、7、将近8月,没下雨,干旱。不但没得水,连电也断了。因为浙江靠的水力发电,没了水,怎么发电?叫共业!那你要忏悔啊。为什么?在这个时候,你赶上共业了。
    业怎么来的呢?为什么?不要太深了,不要说前生,就说现在。我们现在这个地球,它不会再成长了,是固定的了。每一天,从这地球里,要挖出来好多油、好多煤炭……。我们的衣食住行,哪样不是从大地取得的啊?!你一天破坏它,它不报应吗?!是大自然对你的报应!就是这样的。
    还不止这一样,我们在社会上,体会得多啊!现在这个业啊,特别多!不是光朝钱看就行啊!钱解决不了问题啊!你用好多钱能买到不地震?办不到!水还可以,你能买得到,这儿没有,在那儿买了。这是暂时的了,如果那儿也买不到呢?
    我在旧金山,有一次,突然,那一天断水断电。我们的水是买的,在加拿大买的。他要涨价,不给他涨嘛,他就给断了,截流了。没办法,逼得还得给他涨。
    好多的事物,你要懂得的,大自然对人类的抚育。人类破坏性太大了!现在的人呐,所做的业啊!忏悔业障,我们佛弟子要替他整体忏悔业障!不是你自己的业障忏完了,就认为完了,没完的!整个的大自然与地球,我们把它破坏得太深了,它要报复。
    上海的地壳年年往下沉,沉得不多,我们一两百年,也不见得受到灾害,可是,长期地,就要受到了。要再破坏它,那它负担不起了。忏悔业障包括这些,在你忏悔业障的时候,你要想到。
    另外一个,要注重你的心念,劝人家。我们刚才说,礼敬诸佛、念多少圣号,念多少经。另外应该选择选择,别太伤害大自然了!在我们的心里啊,发菩提心的、发菩萨心的人,不要光想到自己。第十愿是回向,都回向给众生,不要光想到自己。
    我们这个国度,垃圾特别多。非典嘛,帮我们治理了一下,垃圾清理了一下。不要随便乱丢,不顾干什么。如果象我们这样,不论哪座城市都这样,洗手间都没法进!现在好多了,70年代、80年代,甚至没有洗手间。为什么?人力破坏。现在嘛,厕所新的盖子,干净的,他不爱护,他破坏。他从来没想到别人,他到里头乱丢。你走了人家还来用啊,你弄得这么乱,别人怎么用啊?你把地球破坏了,用个几十年,都把它刨出来了,化为现实的财富,那后代子孙呢?你这国度还要不要?你要不要未来了?很少这样想。
    我们佛弟子不这样做,就是真正地行菩萨道!我们自己千万不要做伤害别人的事!知道,我们用完了,人家还要用呢。我们要有这个最现实的菩萨心!光照着经本,说教义,你要用到现实上去啊。现实上去就是:我们的生活,一定要想到别人也要生活,这就是菩萨心。这样忏悔业障啊,效果非常地好!念念都是菩萨心!
    菩萨心是什么样的心呢?咱们说简单点儿,不说教义。想到别人,忘记了自己,好事都给别人,这就是菩萨啊!特别在末法。我们常说:佛法讲的什么是正法时期,什么是像法时期,什么是末法时期。法没有正,也没有像,也没有末,主要是人的心呐!
    现在我们四众弟子,分内护、外护。出家二众是内护,在家优婆塞、优婆姨是外护,都是护持佛法的。如果我们现在,象大家在这儿学习普贤行愿品,这就是正法啊。我们四众弟子都在这学习正法,这个时间,就是正法的时代;除了这两个钟头之外,你心里想别的,干别的,那就是像法时代了;再去造点业,那就是末法时代了。
   《大藏经》里头,八万四千法门,是对着我们烦恼习气的。我们所能够学的,仅仅很少一部分。真正对我们的机缘很好的,那个经,我没碰到,没人说。不是每位道友都读《大藏经》的。现在我们这儿有阅藏的吗?恐怕很少很少。你在哪里去找?因为佛说法是对机的。象我们这样讲,可以说,没有开悟的,也没有证道的。要是佛来讲,这一法会下来,好多证道了,好多了生死了,好多开悟了,证得阿罗汉果了!为什么?他对机的,不对机的话,他不说啦!
    那我们现在呢?找这样的讲经者,没有,他怎能对机啊?!那么,听众、闻法者,象我们这样讲《普贤行愿品》的话,起码,你的五教义得懂吧,再不懂嘛,你学入华严的方便善巧得懂吧。准备学他的,恐怕也得两年、三年吧。完了,正式地来学;学完了,依着他所教诲的去做,你才能成道啊,才能了生死啊,才能断烦恼啊。象我们这样地讲,是大家共同地学一学,种个善根而已啦!
    求成就,求证道,我是在说呢,我是说者,我没有;我想诸位,也很不容易有。但是,有一个,我们现在种了这个善根了,是种子种下去了,一定发芽的!那普贤菩萨说不定受感动了,就化身了,给我们每位,菩萨给你传授你的法,文殊菩萨来了,给你传授法。文殊即普贤,普贤即文殊。文殊的智,普贤的行,两个是合的。
    所以,在我们忏悔业障的时候,要把它拉得很长,想到这些个。说:“我没有业障,我很清净啊,我很好啊。”不要这样认识自己,这样认识是不够的!应该把它开阔行为,我们的共业非常之多啊!现在我们的饮食、起居,就说饮食吧,病从口入。我们吃的东西很复杂,随便你怎么说不用农药,那农民要赚钱,菜上都打上农药了,又多卖钱,看着又漂亮,又大又好。你吃吧,这个来,那个来,反正吃了就来,少吃点。所以,好多事,这叫共业啦。生在这个时代啊!忏悔的时候,包括忏悔这一个业障,忏自己、忏一切众生。这里头包括,还有过去的、还有未来的。咱们忏悔的只是现在的,忏悔现在结了果了的。忏悔非常困难!
    佛经上讲:“定业不可转”。你造了业,现在结了果了,不能转。不能转我们相信佛又有什么用处呢?出家又有什么用处呢?转不动了,说:“你该死了,转不动了”,那非死不可。下一句话呢?“三昧加持力”,你修定的力量、修慧的力量能转动。看你转的力量够不够。业力啊,你过去的业的果报成熟的时候,你转变的力量如何。力量大了,就把它转掉了;力量小了,给业障牵了;牵了也减轻一点,你受的时候减轻一点。
    你自己常时要做这样的观想:它如二水相投。一个冷水,一个热水,如果冷水多热水少,热水到冷水里头,变了冷水了;如果冷水少热水多,那两个掺合以后,水还是热的。
    这是。你学佛、修行的时候,力量够不够,转动你的业,转不转得动,转了,你的烦恼断了,生死就了了;转不动,消了一半,来生再转吧,来生、来生再转吧。什么时候转得动,把业给消了。但是,忏悔业障,最好的忏悔方法,这非常难,要靠我们自己的力量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0-17 21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佛子入世大讨论之持戒篇
“业性本空”,业性没得体的,是空的。你所造的业,是空的,“唯心造”,是你的心造的。修道者,你要把妄心转变了,把你的胡思乱想啊、贪嗔痴慢疑的心啊,都转,消失了,心就空了,妄心没有了。心都没有了,心所造的业还有吗?业性没有,是你心造的,你心都亡了,妄心把它消失了,修行者就是消妄心、显现真心的。“心要亡时罪亦空”。能造罪的心都没有了,所造的罪还有吗?“心亡罪灭两俱空”。心也亡了,罪也空了,两个都没有了,“是则名为真忏悔”。这样忏,是最究竟的。向这个方向忏。
    不要太执著,什么事都推着你的业,业没有的,不要太执著!要看破、放下,观想在观自在菩萨上,“照见五蕴皆空”。凡是一切和合的法,都不存在。
    完了,你再随喜一切众生的好事,随喜功德。
    这种道理,经常地请人家说,不论谁能说,都请他说,这就是请转法轮。这个“法”,就是觉悟的方法,是使人总在转觉悟的方法。“轮”呢?不论汽车轮子也好,火车轮子也好,形容词。轮是能摧毁一切的。把这些烦恼、惑业都给它摧毁掉。形容词,是形容这个法啊,能把你的业障消除掉。这个法呢,善业能增长,法轮常转,摧灭一切障碍,摧灭一切烦恼,增长你的智慧。
    请佛住世,佛者,觉也、觉悟。你的心常时观照,总把你的心念关照好。这是最上的修行的方法!把心关照好,一天起什么念头。当你起了不好的念头,你自己呵斥自己,要说啊:“不要起这个念头!这个念头不好!再不要起了!”你呵斥一遍不行,两遍不行,呵到十遍、八遍,自然这个思想它不生了!大家试试看。这是解决你的妄想、坏思想,经常自己跟自己。
    有时在佛堂的时候,人家说:“自己跟自己说话,说鬼话”,不是的。有诸佛菩萨听着呢!有些护法神听着呢!你不要以为没人知道,看着你的眼睛多得很!你的一举一动,你的思想一动,佛菩萨都照着;特别是修行者,你打个妄念,马上就遍知!你起个好的念头,诸佛菩萨就欢喜;你起个坏念头,你那护法神周围的,他就不高兴了。这还仅只是说起念头,你要发动身、口、七肢,去行去,那罪就大了,造成事实了。
    象我们凡夫,没受菩萨戒的,只受比丘戒了,造罪非得造成事实,杀人,得杀死,才算犯杀戒;杀人没杀死,把他抬到医院去,以后在医院死的,你不犯杀戒,只犯伤人罪。
    为什么要学戒啊?戒的开源很多啊,你不学不知道啊。一开口,犯业了,又一来,又犯戒了,没那么容易!犯戒也不容易啊。要五缘、或者六缘、或者七缘,几缘成犯。如果大家看看弘一法师的戒相表,专有一个求戒的受戒的,什么样才算犯。因为这个时候,忏悔的方法不一样。光是心念,自己跟佛菩萨说说就行;如果这个时候,必须得对首忏。我对着另一个法师,或者对着另一个师傅,合着给我作见证忏。那个说好后,答:“散”、“耳”,答这两个字就行了。你对我忏悔了,这个事情就没了,照着自己不再犯。
    懂得这个,这叫学。学了这个法,你才能够知道啊。没有法,你怎么知道啊?请转法轮、请佛住世的意思,就这样。这个世界上,必须得有些个先进者。请佛住世,佛就代表一切诸大菩萨、一切善知识。大家看经的原文就知道了。
    为什么常随佛学呢?佛不在世了,佛不在有经啊。所以,我经常地劝我们的道友,你一打开经本,你就应:佛对着你说法呢。你不要以为佛不在了,经就是法,法就是佛在跟你说。要有这样一个尊敬心。有这样一个心,那你得的利益、效果,非常之大!就这么念着、拿着。甚至有的人,特别在家二众,不懂得,没有学过,拿着经本,甩甩倒倒地;拿到下半身;或者在家里头乱丢。特别是结缘的书,没花钱买的,没花钱不心疼,随便就丢。我看你们有时候,有的道友,有些到厕所里边去,都要拿着经书去看,这是不但没求福,反倒造业了!看完就丢到厕所去,不懂得啦。一定要注重法!
    我们古来大德,从唐朝的时代,对那个经啊,特别我们那个老院长,朱富嘉居士。他拿着经,我见过好多次,只要拿着佛经,非常恭敬,两手端着。现在我们看四众弟子,对佛经不注重:“这是印刷品,多得很,一印就好”。没有原本,你拿什么印啊?!
    我记得义净三藏法师到印度去取经。唐朝那个时候,最早是法显法师,其次是玄奘法师,最后是义净三藏法师。他写了两首诗,就形容不尊重法的人。他说:“晋宋齐梁唐代间,高僧求法离长安。”那个时候,去印度求法的人很多,“去人成百归无十”,去一百个人,十个人回来也没有,“后者焉知前者难”。说后来的,我们的四众道友啊,读经的,不知道这个经怎么来的。前人啊,为了翻这个经,他经过好多的苦难,用生命去换来的!所以他说,在晋宋齐梁唐代那个时候,一般的、发大心的菩萨、高僧,离开长安到印度去求经,去一百个人,回来的不见几个。我们所知道的是法显、玄奘、义净,剩下的,或者去了没学成,回来也贡献不大;或者在半路上就死了。后来读佛经的人,你哪知道前人那时的辛苦啊!“后者焉知前者难”!
    形容取经的过程,“路远碧天唯冷结”,形容那个道路是艰难的。现在我们去走丝绸之路,走那个新疆的,旱啊,都是沙漠地带,才知道,古代那个时候,早至1000多年,唐朝的时候,是怎么走的!没得水啊!我们坐飞机、坐汽车,那时候,一步、一步走啊!走到下雪的时候,路远。天呐,有时中午时,高温到40度,那是沙漠地带,就这样,夜间零下40度,日差就这么大,而且没有水喝啊。“路远碧天唯冷结,沙河遮日力疲殚”。风沙一来,天昏地暗,什么也看不见。这时候的人的精神啊、力量,一点也没有了,都尽了。“疲殚”殚是力尽的意思。“后贤如未按斯旨”,说,后来的我们这些四众弟子,这些贤人,称赞我们学佛法的为贤人。不明白这个道理,“后贤如未按斯旨,往往将经轻易看”。
    拿着佛经随随便便地,不重视,你怎能进入?怎能开悟?怎能得到加持?怎能断烦恼?怎能消业障?怎能免除你的苦难呢?!
    这两诗,我经常记着,联想到尊重法,对佛经的重视。请佛住世、请转法轮,不是那么一句话,这里边的含义非常地多啊!
    我现在在那儿,为什么去修能仁寺?我是从来没发愿修庙的。现在我也不是全心全意,修好了,我不会在那儿住,修好了就请哪位大德来主持。因为我很这个庙以前有个老和尚,是宋朝,叫僧全了禅师,因为他也住到普陀鼓山的方丈。
    他给我们法师下个警告啊,学法的人,讲法的人,他就是法师。“讲道轮回实可伤”跟人讲道理,宣扬佛法,哎呀,这个事,是伤心的事,实实在在是伤心的事。怎样伤心呢?“终朝生卧涅乐堂”,到了现在了,害了病要死了,“涅乐堂”就是和尚要化身的地方,修几间房子,还没断气呢,不能少,要抬到那儿去吧,不能跟大众师傅共住了,抬到那儿去了。他就在那儿,这时昏迷了,什么都不知道,抬到那儿。等到醒过来,有感觉了,非常的凄凉。讲道理、升法座,跟大家说,大家都很尊重,就象我来这样。现在到我病了,不能动了,这个时候,没谁来看我了。“门无过客窗无纸”,门前没有谁来走。要死了,谁还来啊?有的人还不敢来呢,怕鬼。那个时候没玻璃,都是拿纸糊的,窗户纸都让风吹破了。“炉有寒灰席有霜”,那时都有炉子,炉子烧个大火盆。刚去还烧个火盆,过几天,没谁理了,火啊断了,尽是寒灰了。没火了,灰是冷的。风吹进来,那个霜啊,那时可能是冬天吧,落在他睡的床铺席上,是寒霜。这是法师的下场。“病后始知身是苦”,害病啊,这个身体真是苦难重重啊!好的时候呢?“健时独为他人忙”,好的时候,这儿讲,那儿讲。你不能讲了,没谁理你了。前头着六句话啊,非常地凄凉。后头两句话呢?“老僧自有安闲法。八苦交煎总不妨。”我啊,自有安闲的方法,“八苦交煎总不妨”!
    生、老、病、死、爱别离、怨憎会、求不得、五盛阴这八样苦处一齐来了,没关系!这是他悟得了!
    我当小孩在鼓山,我看见他的,我非常感动。我去年害病,不过,我还没到他的程度,还有些人看我,我就想到他的诗。也是能仁寺,他是在这儿圆寂的,后来火化,就在能仁寺。宋朝时,做能仁寺的方丈。
    我说这话什么意思?现在我们佛学院的法师,都在研究。研究研究怎么样解脱、怎么样了生死、怎么样对着烦恼。如果这障碍来了,业障发现了,我怎么样对着它?这叫真本事!有方法对着它!不怕“八苦交煎总不妨”啊!要象什么样子呢?象邓隐峰,象高妙峰,象这样的老和尚。
    邓隐峰在五台山圆寂了,死了。他怎么死的呢?他死的时候,到大殿门口,他拿着大顶,脑壳朝下,脚朝上,就这么就死了!大家大众师傅要上殿呢,看他怪里怪气地,跟老和尚说:“你要到山下,送你妹妹走,怎么没走?”他妹妹也在这儿出家。他妹妹就上来了,跟他说:“哎!哥哥啊!你生时就怪里怪气地,走的时候还不好好走!干什么这么走嘛?!已经两三天了,又活过来说:“怎么的?这样走不行啊?”“当然不行了”,“那怎么走?”她说:“你到那栏子下去,找那没人的地方,好好坐着走。”他说:“好、好、好”。他就到那房子底下去了。他故意作怪,他有这个本事!这是一个故事。
    还有个故事,有的地方记着高峰妙,有的文件又写高妙峰。管他是高峰妙还是高妙峰,讲这故事就是。有一天,他静坐的时候,死了,小鬼来抓他了。小鬼到这山上,找不着他。小鬼就找土地去了。“高妙峰在这山上,怎么没有了?”土地说:“他现在正在入定,入定你们看不着了。”“那我们怎么交差啊?”土地说:“他啊,还有个贪爱,他有个钵。”咱们和尚的饭碗,叫“钵多罗”,皇上赐给的,非常地爱,当然是个宝物了。“你一敲那个钵,他就出来了。”小鬼到那儿,就敲他的钵;一敲,看他在那儿坐着呢。小鬼一锁链就把他锁上了。高妙峰一诧:“哎,你怎么把我拿到了?”“你怎么拿不到?你假和尚、假修行,你有贪爱嘛!”“我贪爱什么啦?”“你贪爱你这个钵啊,我们一敲,你就出来了。”“啊呀!对不起了!现在你反正已经锁上了,我也跑不了了,给我再看看吧。”小鬼就拿着给他看,他一拿到手,“啪”的,把钵往地下一摔,这一摔,他又入定了。小鬼管你入定,反正锁上,嗳!一拽,不行了,是空的。他就说偈了:“要拿老僧高妙峰,除非铁索锁虚空;要还锁得虚空去,再拿老僧高妙峰。”你铁索能锁住虚空吗?不能锁。现在,我又和虚空合成一体啦!你拿不到了!
    和尚要修到象邓隐峰、高妙峰,修到这样的功夫,可以了。了了生死了嘛?入了普贤行了嘛?没有。我感觉到,地还没登呢!还不是登地呢,还没入圣位呢!
    咱们按华严教义讲,十信满心,登初住。初住就叫发心住。发心住的菩萨,能在100个世界里示现成佛;但是他相似啊,而不是真正啊。必须登到初地的欢喜地,真正证得法身。我们所说《华严经》讲的,自己具足的、真正地成了一份。这叫十住、十行、十回向,三贤位的菩萨,30个位子。
    咱们现在呢?是十信位,十信还没有入,没入位的信。十信初信的菩萨,要有什么样的本事呢?“觉知前念起恶,能止息,后念不起者”。晓得念头不对了,马上就止住,决不相续!我们现在想了又想、想了又想……;前念起了,后念相续、相续……;相续、相续地完了就犯错误了,不能止住。这就是初信。赶到第三信的护法,有人伤害到佛法的时候,灭佛法时,能够舍他的生命维护佛法,决不妥协;虽然没力量保住,也绝不丧失护法之心。在第四的信心菩萨,戒信,哪管一点小戒,清净不犯。这是十信位的菩萨啊!
    我们现在,是不是做到初信了?能够觉着前念起了,止住后念不起?那,就靠你一天地、经常地、读颂大乘,礼拜、供养、赞叹如来、请佛住世、常随佛学。
    最难的还是随顺众生。咱们的第九大愿,叫恒顺众生。众生的类别啊,无穷无尽,咱们只是对人类说的。蚂蚁、飞禽、走兽……,你怎么随顺它呢?随顺一切众生啊!
    念的经文说,要没有一切众生,没有一尊佛能成佛。因为你不度众生,怎么能成佛呢?众生与成佛之间,就靠着度一切众生才能成佛。度众生,你得随顺众生,恒顺众生。
    怎么样随顺?随顺而后又能转变。转变什么?转变得不犯错误,就把他度出了,离苦得乐了。
    第十大愿普皆回向。把前头的九愿,从一者礼敬诸佛到九者恒顺众生,把这些个功德,还是得回向给一切众生。“回”,就是把我们所有的功德,收回来;“向”,就是向外放。回向这种意义呢,对我们每位道友很重要,一天你都可以回向。
    你做家务,家庭妇女,你三宝弟子,你要做饮食,你要照顾家庭的清洁卫生,反正家务事归你管。这个事怎么回向?你把它回向:你这是行菩萨道。那你所做的,照顾你的先生、小孩子、或者父母,他们都是众生,你这是在行菩萨道啊。你做家庭想,做行菩萨道想:就我照顾他们的功德,我自己不贪得,回向:让一切众生,离苦得乐,都能成佛。完了,又把这个回向,把这个回向的功德,再进一步回向:回向你的六亲眷属。如果你先生开个公司,如果你把这个功德,再回向给公司的一切员工,回向他们的事业。又把这个回向,再回向,回向一切的众生。先从上海回向;完了台北来的,回向台北;最后回向到法界,回向给法界的一切受苦受难的众生,都愿他消除苦难、究竟成佛。这,才算回向完成了。
    我说磕一个头,功德就不少了!就念一句佛号,把这一句佛号作为基本的功德,就来回这么回向。这是从近到远。从自身的身心安乐,少病、少恼,临命终时生极乐国。普贤菩萨导归的回向,生极乐国。完了,把这功德,一圈一圈回向。这是从近到远。我行持的时候,是这么行持的。按经上的教义上告诉我们的行持。
    把我所做的一点点小事,你别看这个事情小,你回向起来,这个事情可就大了。
    象我们东北,下雪。下的雪,本来小雪球,小孩玩,滚、滚、滚,滚成大雪球;越滚越大、越滚越大,滚成个雪人,完了坐下。就是那个含义。回向越回向越大。这是从近到远。
    或者从远回近。第一念,回向一切法界,把我这颂普贤行愿品的功德,听普贤行愿品的功德,回向法界一切众生。法界是无限量的,乘你的心量。完了把回向法界一切众生,收摄回来,回向凡是说华言的、说华语的,不管他入了美国籍也好,他入了欧洲籍也好,他只要是华人,回向一切华人。完了再把这个回向收回来,回向你住的这个城市上海。完了回向你的家庭。完了回向你自己:“啊,早成道业。愿以此功德,庄严佛净土。上报四重恩,下济三途苦。若有见闻者,悉发菩提心。尽此一报身,同生极乐国。”这就是回向偈子。我说的是你自己想,不要念那个成句,成句好象是固定的。
    你这样回向,功德非常大!这就是回向。
    你不知道怎么修行好,你做一件事:念经、上殿、回来、走路、都要先发愿;完了在正式做的时候,忏悔,正是我忏悔的时间;回来最后圆满了,回向。这三个:发愿、忏悔、回向,是最大的修行。
    还有,注重你的念头。千万要注重你的念头!人说:“打得念头死,许汝法身活。”这是禅宗的话。“打得念头死”,你得有念头啊。有天生高明的,一进禅房“参话头”,“此是选佛场,个个学无为”。到这里都是学无为的,不是学有为的。
    现在我们禅宗道友,一开口“参话头”。我问过好多人。我在鼓山,当小孩的时候,到冬天,常常打佛七。也到禅房去参话头。后来,我问那个老法师,我说:“话头怎么参啊?有话头可参吗?”他说:“你怎么看,你怎么想?”我说:“我怎么想?没说话前头是什么?一说了,就不是话头了,是话尾巴了。”就是,你一开口,还是话头吗?话头呢?话头无话可说!就参你没发言的时候。
    那你自己知道。一起心动念,入了第二性了,不是原来本性了。没起心动念的时候,你怎么起心动念。这就是须菩提请问佛的:“云何应住?云何降伏其心?”问怎么降伏你的心。降伏你的心,怎么跟咱们讲的:一者礼敬诸佛到十者普皆回向,跟这十大愿王怎么能结合起来。
    咱们这是简单跟大家解释一下,象我这样讲十大愿王的,三座,最多也六个小时还不到,五个小时多点,讲个题,都讲不完。我《普贤行愿品》没讲,偷工减料了。应该讲完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,讲《普贤行愿品》。我说:《普贤行愿品》就是十大愿嘛,十大愿就是《普贤行愿品》。
    明天,就把你所学的十大愿,怎么跟你日常生活结合起来。从你早晨到晚上,你想些个什么、思维些个什么、观想些个什么、你在做些个什么,也还是十大愿。大家如果看完了《普贤行愿品》的偈,后头,十大愿完了,还有个偈颂啊。
    我的老师弘一法师,光讲偈颂,不讲长行;我有点跟他老人家相反,我有的时候光讲长行,没讲偈颂。偈颂又要重复一遍,还是前头长行。但是他各有交叉。因为普贤菩萨的行愿,如果跟文殊师利菩萨的十大愿,你怎么说,横说、竖说、顺说、逆说,都可以。因为他这个法,是包罗万象的,包罗法界的!这叫心法。心无障碍故,法也就无障碍!应当懂得这个道理!
      今天,我们就讲到这里吧!
      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
      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.
      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0-17 21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word版下载: 梦参法师讲解《普贤行愿品》.zip (22 Bytes, 下载次数: 216)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3-10-20 08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顶礼老和尚
随喜感恩分享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3-10-21 22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文,感恩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3-21 08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布施网 ( 渝ICP备16011535号 )

GMT+8, 2021-1-19 10:55 , Processed in 0.253980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布施网法律顾问:周治均律师 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执业证号:19020511008028

© 2001-2012 布施网

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140号

返回顶部